About Me

我的相片

I teach and practice Gestalt therapy, Career decision coaching, and Family Constellations work. As well as Australia, I teach workshops and training in China, Japan, Korea, the USA & Mexico. I am author of Understanding The Woman In Your Life, a book of advice for men about relationships with women. In my work as director of Lifeworks I provide therapy,  training and supervision. I am a Phd candidate, studying the interpersonal dynamics of power, and am currently director of an MA in Spiritual Psychology for Ryokan College, an accredited online institution based in LA.

2015年12月27日 星期日

案例 #164 - 建立基础

贝瑟妮来做个案。她明显很害羞。我做了些关于我自己,我轻微的紧张,还有我对和她见面的兴趣的评论。她并没有说很多来回应。我们之间仍然有一种略显尴尬的沉默。我让沉默在那儿,注意我正感觉到的东西,当下和她待在一起。
我邀请她问我问题,所以这不仅仅是我问她问题。换句话说,我明确表示这是一个双向关系——为我-你之间的连接建立基础。
她提到缺乏安全感。我谈到我现在的年龄,这些天比起我年轻的时候,我没有感到那么不安。她说她父亲和我差不多大。我分享说当我第一次开始做治疗的时候我确实觉得不安,并且那种不安全感支持了几年。她问我在我现在的生活中是否有过不安全感。我回答说是的,在小的方面,有时会如此;但是那样的话我会更舒服,并且还不知道所有答案。举个例子,在这个个案中不知道我们接下来会谈些什么。
这些自我披露都是在为我们的关系建立基础。我是真实的,透明的,分享我的力量和脆弱。我也在展示自己的轨迹,从年轻的时候到现在。
我注意到我们在文化上的差异,并且我对她的中国文化背景了解甚少。她分享了她文化背景的一些方面。
我问她注意到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同——她说,我是一个陌生人,一个男人。我邀请她询问我,来了解我。她询问我的卷发,我解释了我犹太血统。
我们都正在慢慢建立基础。
她之后做了一个总体的评价,询问未完成的事件如何解决。我说比起解决一般的主题,我对细节更感兴趣。这就是完形意识聚焦过程。
我分享了一些关于我的未完成事件——再次,以真实的方式引路,显示我深入个人觉察的意愿。
这为她回答我关于她的一些未完成事件的问题提供了背景。
她谈到她父母晚上打架,同一间房间里,定期的,当她还很小的时候,直到她离开了家。她谈到希望她能魔法般地回到过去,并且改变这种体验。
我能看到她的情绪,并且承认她感觉到的痛苦。她谈到在此地感到非常孤独。
我邀请她注意她当下的体验,和她的感觉待在一起,呼吸,并且和我连接。之后我们在这些元素之间的循环花了些时间。我会承认她,还有她的痛苦,谈到我在此地对她的连接感,承认她经历的困难,邀请她和她的身体接触。
循环之后,她开始采取所谓的"综合呼吸"。这些都有着特殊的角色,更安定的本质。他们代表着一个人吸收某些东西,放手,一个体现的转变。
我们结束了。有一整个世界还没有得到解决,但我们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我们建立了关系,以一种朝着治愈方向的方式深入未完成事件,并且她已经经历了第一次,和她在一起的其他人在那个她一直如此孤单的地方。她已经回到那个地方了,并且找到了一些治疗。
正是先前的孤立的地方的关系的质量甚至比情感体验的强度更重要,或者是情感的释放。这提供了新的体验类型的基础,在那个地方痛苦以之前不可能的方式相遇。

2015年12月20日 星期日

案例 #163 - 点分

塔尼娅描述说她的肩膀和脖子上感受到一层热。
我问她这些感觉连接的是什么。她说当她听到"歪曲的话"时会感到狂暴。她解释说她的母亲曾是野蛮的并且没有理性的。。。
还有当塔尼娅和她说话时,塔尼娅感到就像她正被一条蛇挤压着。
塔尼娅提到在团体里有个对她有相反影响的女人——和她交谈的感觉是一种稳定的,冷静的小溪。和这个女人在一起时,塔尼娅被这个她吸引住了。
我花了些时间来思考这个。主题很清晰——言语对她有很大的影响,并且她很容易感觉到被困没有责任嵌入其中的话的另一方面。
我想到了一张纸上的单词,一种不同的媒介。我问她喜欢读哪种文章。塔尼娅说她很享受自传;那些以简单直接和当地的风格写的文章。我从自己的经验中给她举了个关于当我太罗嗦时,我朋友让我以"点"的方式和他们谈论的例子,那就是,直切要点。
塔尼娅说"是的,那才确实是我想要的"。
于是我暗示她她有权利在众人中要求自己那样。我向她解释如何以不害羞的方式做到。这涉及到关于我自己,而不其他人的直接的或隐含的批评。举个例子,"我现在不跟着你了,我需要你为我把它做的更简单和直接"。
塔尼娅说当她说话的时候变得简单和直接也有问题。我指出她可以从其他人那里要求这样,并且一会儿之后这将使她以这种方式思考。
我邀请她在团体里练习这个,所以有人以一个冗长的故事开头时,她将要求他们使其变得简单和直接。塔尼娅很享受这么做,并且这使她建立起了能够这么做的自信。
接下来,我给她布置了些家庭作业——每天给她母亲写封信,以非常简单和直接的方式谈论对塔尼娅来说是重要的事,我继续使用她之前描述的那些词语。通过使用来访者语言,我们和她们在现象学的世界中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我解释说她母亲怎么回答没有关系,焦点是以这种方式表达自己。
我也提到她描述的狂暴的感觉——我们会需要以另一个个案处理这个,因为它代表了有意义的未完成事件。重要的是在完形进程中不要尝试太多。一般一个人物会覆盖一个个案——这和一个人能在一段时间中整合的一样多。

2015年12月16日 星期三

案例 #162 - 杰克在盒子里


梅丽莎谈到了她对童年已经"失去了记忆"。她只能记起几件事-好像所有事情都在不可接近的迷雾中失去了。这让她感到懊恼,也是她关心的,并且她也一直在问为什么对她找不到她童年的记忆了。

我让她重新叙述她所拥有的一些回忆——有她父亲的几件事——还有一次她母亲带她去医院的一些事。她还记得她父亲写书法。
那就是了。


她说她的母亲告诉她,作为一个婴儿和蹒跚学步的孩子,她很安静——几乎没有声音,直到很晚才开始说话。

这暗示了一些事很早就发生在了她身上。

梅丽莎很紧张不安。这对我来说很明显。和我在一起她很紧张不安,这是公平的,因为她并不是很真正了解我。但是似乎是她作为一个人很紧张不安,这是很明显的。

我告诉她我不想尝试对她为何丢失了她的记忆进行一次探索——对此有个很好的理由,在适当的时候,这将变得清晰。


这是因为人们喜欢用一种很线性的方式来追求"为什么"的问题,想要清晰的答案;我的兴趣是跟随生物体的节奏,自然产生的觉察,还有当人们准备好,当时机合适,事情就会变得清晰。

于是我想带着最明显的现象更多地进入到当下——她的紧张不安。

她似乎像是一个受到极度惊吓的人。我想,如果我向她吹口气,她就会摔倒。


但是,我注意到在我的头脑中产生一个坏坏的冲动,我想吓吓她,不是以一种卑鄙的方式,但而是以一种玩笑的方式。

在完形中,我们一般都想要带着合适的支持和赞同一步步进"入"人们正在逃避的一切体验。

她的恐惧是如此强烈,已经到了她的嘴边,所以似乎对我来说直接处理这个问题很重要。

所以我对她说了我的冲动。我告诉她我想要以玩笑的方式吓吓她。我想说"boo"。即使当我说出了这个词,她还是吓到了,虽然我几乎没有用什么力气。

所以我用"boo"和她玩了个小游戏,就像一个人想和小孩子玩。我做的非常温柔,她还是吓到了。


我的形象演变了——我告诉她关于我外孙有的一个"杰克-在-盒子-里"的玩具。当我打开它时,他会吓到。但是之后他会想要我再次这么做,而我会慢慢地这么做,否则他会受不了。但他喜欢玩偶每次弹出,并且他每次都会吓到,虽然他准确地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我用这个形象来捕捉我和她之间游戏的本质。我将成为盒子里的杰克。我会足够慢地"弹出"以便它不会太令人害怕,但足以吓到她。
我这么做了几次 ,很慢也很温柔。她吓到了但也笑了。

她报告说她的背有点痛。


但是,她向我表明的正在疼痛的地方实际上是她的肾上腺。我并不惊讶,并向她解释这不是背痛,而是她活跃的肾上腺的结果。我建议在身体层面上她可以用某种对肾上腺好的因素。在完形中,我们喜欢对整体工作,经过一辈子的紧张之后她的肾上腺过于活跃。心理学工作是好的,但当一些东西根深蒂固时也可能需要伴随身体治疗。

接下来我让梅丽莎吓唬我,之后吓唬一些在团体里的人。大家都笑了。她学会了这个游戏。这是在完形中因为我们都对移动到另一个极性感兴趣——如果某人将某物投射到别人身上,我们会邀请他们互换角色,变得主动而不是被动。

之后我向她解释,兴奋和紧张是一样的,除了支持的程度不同。有了足够的支持,能量会令人愉快。我举了性的例子——兴奋和愉快。我想帮助她意识到她的能量可以是快乐的,而不是恐惧。

这对她是一个启示。如果她学着去管理它的话,她的敏感也能意味着她可以体验更多积极的兴奋。

我向她解释管理它,从呼吸开始。

我让她站起来,并向她表明了她在呼吸中发生了什么。它完全收缩了。她只用她肺的上部呼吸——非常浅。所以我花了一些时间,向她展示如何不同地呼吸。我向她展示了如何使呼吸进入肺部的下段。这对他来说是全新的体验。她晕了——她不习惯身体里有这么多氧气。我把她的手从她的腿部移动到她的脚部来帮助她把能量引导到下面和她周围。她通过呼吸,还有保持她体内的能量,需要大量支持。

这对她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而且我指出这是她需要练习的东西,全天,每天,并且这个结果会减少她的恐惧,并增加她的快乐。

2015年12月8日 星期二

案例 #161 - 寻找个人精神

麦克斯很情绪化。对他来说,寻找上帝,精神连接,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尽管他很努力,他发现他并没有获得这种感觉,没有什么精神上的体验。他的上帝的感觉是无限的,全方位呈现给了他一种距离感,而不是亲近感。他感到无望,沮丧和悲伤。
他的悲伤是显而易见的。我们聊时,他的眼泪流了下来。
我说,和你的悲伤在一起。我问他他在哪儿感觉到了它——他回答说在肠子里。
当他和这些待在一起时,罪恶和焦虑的体验浮现了。
再次,我问在哪儿——在胸膛。它连接到的是什么?
他担心的是不知何故背叛了古老的信仰——天主教。他解释说他现在是个佛教徒——他发现更令人满意的哲学。
但是以前,和基督有着深深的连接感,并且在这种背景下,有着精神深度的体验感。
他目前的修行是来自一名佛教老师——气功和冥想。
所以,我说,如果我们删除了所有应该在的情况。。。似乎你与神连接的方式是很虔诚的一种。佛教哲学最适合你,但是你可能需要去选择一个佛教的幻像,越往下越虔诚到底的做法。或者让你自己找到一种能够连接到基督和佛两个形象的方法。我为他记录了一下,他感觉如何——他回答说"很好"。
我邀请他做一个实验——闭上他的眼睛,消除他所有的应该,并且化身只是寻找适合他的灵性。他想象出了佛和耶稣。这真完美。
他感到非常的平静,集中,这对他来说是适合的。
这是一个将完形进程应用到精神议题的例子。而不是探索问题的内容——意义或信仰的哲学问题——我探索他在精神体验方面的感受,相关的渴望。线索贯穿他的身体,并且罪恶感给了我们表明融合的迹象,或"应该"的方式。这些都是我们抑制的想法,阻止我们找到一个独特的和个人的配合。人们经常顺应社会或顺应在这种情况下事情应该如何的宗教想法。肯定的是,你不能混合两个宗教形象。
在完形中,我们想找到什么是适合这个人的。在这个案例中,麦克斯需要一个相关的灵性,而不是干巴巴的抽象的。他需要建立一个他有的基础上,并且找到如何适应他目前是谁中去。
这样,完形支持每个人以他们独特的方式发展,包括精神上。

2015年11月27日 星期五

案例 #160 - 想念父亲

朱莉说她的问题有着深层的痛苦。
她对我感到有点紧张,于是我邀请她问我一个问题(而不是我把关注的焦点放在她身上)。
她问我:"你如何处理深层的痛苦"。我和她分享一些我最近处理我深层痛苦的方法。
接下来她分享说她害怕被遗弃,但是在那个地方她学着照顾自己,而不会依靠他人。
我问及她被遗弃经历。她说她没有像那样的直接经历,但是她父亲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并且一年只能回家一个月。所以在她的童年时期她非常想念他。
中学时,她和她弟弟去和他生活在一起。但是她在学校的经历是从农村来到这座城市,从南到北的外来者。她感到被排除在外。
我指出她所描述的那种感觉就像一种被抛弃、被单独留下的感觉。

在这段中学期间,她和她父亲待在一起,但他不得不努力工作,照顾她和她弟弟,并且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剩给他们。她在那儿感到孤独,希望从父亲那里得到更多情感。她学着依靠自己。我认可她的感情,并且和她分享了我作为一个外来者的经历。她的眼里充满泪水。她说在她的腹部有种感觉,这种感觉把她扯了回来。


于是我建议做一个实验——我们会背对背坐着,并且她会靠着我。这期间,她呜咽着;她能靠着我,并且最终她有点安定下来。之后她要求像一个婴儿一样被抱住。
于是我同意她把头放在我的膝上,并且抱着她。她又抽泣了。期间,她问我,作为她的"父亲",我是否爱她。我像她父亲那样对她说"是的"。她问我是否对她很重要。她问了我一些事,想要确认这一点。我"像她父亲"那样解释,我不得不去工作,但是想念她,也考虑到了她。我猜测这很接近事实。

这次经历对她来说是非常有力量的。我告诉她让自己休息。她会吸收她渴望如此之久的营养。
在这个地方,在实验中有这样一个有力背景下,这次经历非常真实,从而显著疗愈。其结果是她有了能记得一辈子的一次渴望连接,确认和放松疼痛深入的具体的体验。
有时,作为治疗师,我们可以在一个人的生活中为他生命中可能永远不会真正知道的人发言。有些可能会质疑"为"父亲的现实说话;并且这是真的,这是一种教育性的猜测。但是,我自己作为一个父亲,我可以站在父亲的立场,并且可能理解一些他的事情。这样就可以在治疗中把我自己包括进去,我可以贡献。重要的是我我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做这件事,不是出于我自己的未完成事宜,而是专注于案主的需求。
同意抱着她也是类似理由。我不去评估案主意愿的"正确性"。这在治疗的界限之内,与这个案例和情况合适。如果我可以成为疗愈进程的一部分,那就与来访者的连接一致,我感觉来说是对的。我看不到质疑案主需要的价值——我发现接受其表面价值更好,开始实验,然后看发生了什么。如果合适,那很好。如果不是,之后我们可以探索那是什么。这里的一部分,涉及尊重案主是他们关于自己最好的专家,采用内在现象学的立场。

2015年11月21日 星期六

案例 #159 - 摆脱困境

琳达提出了她和她母亲的问题,她母亲最近回来和她待在一起了。她说她不喜欢在她"粘人的"母亲身边。她母亲会向她征求意见,之后拒绝她说的任何事,并且之后会再问她意见。琳达的母亲对她带着一种孩子的角色和语气,但是琳达却忍受不了。
我带着这一点坐了一会儿。这似乎是一个很明显的情况,也是个很困难的局面。"答案"是——这是一个双重约束的案例,并且在治疗中有很多解决它的方法。也很明显——亲子关系被弄反了,孩子需要"回馈"父亲或母亲放在他们身上的负担。
但是我在这儿不想简单地遵循一个理论,给一个肤浅的答案,或提供一个明智的干预。我感觉到了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的"粘性",并且也不想简单地用我的知识把自己从中拉出来,或者是我帮助琳达的热情。
所以我坐了一段时间,让"创造性的空白"在那里,等待着看看什么会出现。几分钟后,我想起了Fritz Perls一直很喜欢的"完形祈祷",甚至到了在一个小组会议之前他会让人们一直重复它这种程度。
是这样的:
你是你,我是我
我在这世界上不是为了达到你的期望
而你在这个世界上也不是为了我达到的期望
你是你,我是我
如果我们偶然遇到彼此,那是美好的
如果没有,也没关系。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区别的陈述。在现在的完形是接种,它掉落到有点声名狼藉的地步了,因为它被视为过于极端强调个人,没有足够的相互关联的确认。所以我有点不情愿提到它。
但是重要的是来访者的需要,不是完形世界的争论。并且在这种情况下,这似乎是相关的。
所以我把它介绍给了琳达。
就像我说的,我问她感受到什么,她说感觉更强壮了。
于是我邀请她重复我说的。
她说感到更安定了。
所以我让她再说一次。
她说她感觉很好,但是有些东西堵在了她的喉咙里——一个硬物。
我们探讨了这个——在一个表达事物的方式上,它涉及到"总是柔软"的文化交融。
完形模式处理之后我给她的这样的"应有"的练习:造两个句子:
"我想变得温柔"
"我不想变得温柔"
这带来了选择的元素
她说她不想一直温柔。
所以之后我们回到了"祈祷"上,我邀请她以一种"强硬"的方式说出它,想象她正在对她妈妈这么说。
她能这么做,所以感到更强壮了。
琳达想要更多。
我感觉停在那儿就可以了。
她想让我通过,向她解释这代表什么意思,她如何能申请。
我婉拒了。
有时这样的支持是相关的。
但是在这个案例中,我只想对她说——核心问题是区分,这让你有一种精神上的感觉。但我不准备再近一步为你拼写它了。否则,我会感觉到我自己进入到"粘性"的位置,给她移动的"建议",正如她和她母亲那样。
琳达并不是很满意,但是我划清了我的界限。
这是重要的,作为我自己在连接中区分的行为。
区分是不能放在一个公式里的东西;是一种方式的转变,是个人感觉的移动,不需要被他人定义,尚未转移到隔离,但保持联系。
这是成熟的一个重要因素,并且是在所有类型的家庭关系中。
它不能被"教授",只能指出,还有练习。在这个案例中,我自己的练习——以非反应性的方式——能为她提供一个例子,一种感觉体验,那会帮助她更进一步区分她和她母亲。
在这层意义上,不要对"太"有助于来访者是重要的。我们在这儿是协助她们,但如果我们在帮助上倾斜得太远,最终这并不是为她们的最佳利益着想。

2015年11月18日 星期三

案例 #158 - 全和需要有关

丹娜因为团体里发生的一些事变得非常容易冲动,已经进入了她的羞耻感,然后说她觉得想吐。于是我鼓励她,她吐了一点。

这是积极的一步,释放她之前吞下的。在完形中,从他人的信仰和价值观来讲,我们对人们的"内射",或者吞咽了什么感兴趣。帮助他们"咀嚼"这些是必要的,以便消化它们,并且找到什么是与他们相关的。这会通向真实性。


我问了她关于她的母亲的事,还有食物。这是因为当有东西被囫囵吞下的时候,那不健康,追踪人与食物的关系也是好的;并且这层关系的根源通常是他们的母亲如何对待他们的需求的(口欲问题)。

丹娜说她母亲并没有照顾到她的需求,并且丹娜也发现和自己的需求接触有困难。

她说她喜欢吃油腻的食物,但是大多数时候只能吃下清淡的食物。

这说明了她对营养的需求,还有她吸收的能力。它为一个治疗过程提供了重要的指针——并且我需要小心应对"喂她"的量,即使她的需要可能是巨大的。
她谈到她对他人需求的倾向,还有她的母亲也是这样的。

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个不平衡,她对其他人的"敏感"是"好像"的水平,因为如果我们不能同样地考虑到我们自己的需求,我们就不能真正的为他人。事实上,我们为他人做的是一个过度补偿,在这个意义上,并不是真的像看起来那样慷慨。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需要许多不间断的治疗。

作为开始,我问她"所以你现在从我这里需要什么?"

我知道这对她来说会是一个困难的问题,但是我想看看如果提出来会出现什么。重要的是要找个大问题,并且把它们带到"此时此地,我和你"中去,使它们切实可行,并且给我一个我们正在讨论的议题直接的体验。

她报告说她糊涂了——我期待如此。

但我是耐心的...把她直接带入她的感觉中,并且等待。

在这种情况下,这样的人需要大量的支持来认可并来要求她需要的东西。

她最终说出了她想要我的关注。那很棒。
她说她想要我恒定的注意,是能允许她过来并且不受限制的。这是非常棒的一步,并且给我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信息,因为这代表孩子们拥有的基本需要——需要看护人的牢靠存在... 为了得到安慰被允许走得近些,之后去探索,然后当他们需要时回来。

丹娜说她想要爬行。我问她是否想要我和她一起这么做。她说是的。这是因为她在一个非常幼小的阶段,并且小孩子经常想要大人和他们一起,加入并且给他们互动,和他们一起玩。

所以我们一起爬行了一会儿。

她非常开心。我指出这是一个基本需要——镜像一样——在某人的情感中得到认可,还有需要,在这个地方被遇见。

之后她问我关于我的需要。我很谨慎,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这代表她的模式。但是我想顺着流走,做一个实验,并且找到一种方式做一些和她周围其他人需要不太一样的事情。
所以我告诉她我需要身体爱抚的接触。

她说她不是那么需要。

这是极好的——我立刻说"是的,我的需要和你的不同,那很好,没问题"。这是极好的,因为这提供了强调差异的机会——成为自己的能力,还仍然保持在关系的联结中。

我表示这种区别也是一种基本需要。

镜像需要我作为一名其他人的看护人的时候把我的需要搁置一旁。

差异化包括我承认有差异,并且许可这种差异。

这为持续治疗定了基调,并且为她在未来的需求主题上的发展提供了框架。

最后,我说"丹娜,我知道你想继续下去,但是我现在准备停止"。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往往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是"满了"的,需要设置一个明确的,坚定的和非反应性的边界。这帮助他们标记出一些需要已经被满足,并且他们需要坐下来消化,而不是为了更多而继续下去。这也是一种镜像——承认他们满了,所以他们能自己认出这点。

2015年11月7日 星期六

案例 #157 - 伪装

米兰达的担心是她说话的语调,让她感觉像是在"伪装"。她解释她如何参与一定程度的社交礼节,但是她觉得在那个地方缺少真实性。     
这让我对她的场域很感兴趣——这样一种存在方式的背景。

她解释说她母亲一直对她控制欲很强,而她父亲不是的。举个例子,她母亲会极详细地指导她如何正确地洗碗,纠正和母亲方式不一致的哪怕最轻微的偏差。她的母亲在每一个领域都对她有这样的具体期望。

现在米兰达一个人生活尽可能少地有条理——例如,在家东西摆得到处都是。我指出事实上她并没有脱离她母亲的控制,而是仍然处在和她的关系中——反向形成。

我指出一方面她母亲在控制她,另一方面,那也可以视为支持——明确地指示如何行为得当。很明显,对米兰达来说超越她的社会人格面具是特别困难的,因为这已经深深扎根于她母亲仔细而详尽的指示中了。
所以,把这一切带到"此时此地,我和你"关系中,我邀请米兰达和我进入一个完形实验。我建议她找一些细节来批评我,并且告诉我。这是一种相对安全的情况,因为我在设置它,邀请它,并向她保证我会非常耐心并且大范围地倾听她。

她告诉我,"作为一个老师,你太不没有结构了"。

我承认这个事实——我喜欢以一种非结构化的方式工作。

嵌入在这句陈述后面的对治疗来说是非常丰富的接地——她对结构化做出的抵触反应,然而她对结构的渴望也隐含在批评中。但再一次的我只是对我自己评论说。

我所做的发言是,当她告诉我的时候,她在笑,并且以一种非常轻柔的语调交谈着。

我承认面对权威,带着批评的面质会尴尬。在一个实验中,不要过分用力去推动是很重要的,不要延展超出来访者的熟悉程度。并且当他们真正参与到实验中来延展,重要的是理解可能会有一些羞耻感与之连接着。

我指出,我们在这里反对她母亲关于要对长辈有礼貌的条件反射。

所以我邀请她"把她的母亲放在枕头上"并且对她说话。

米兰达说"我不想被你控制。"但是再次,笑了笑,并且是轻柔的语调。

我注意到这一点,并且做了评论,特别是当她在开始个案时候关注她语调的伪装。在完形中,我们获取议题或是我们正在工作的"形",并且寻找他们如何在当下的经验中体现。

我支持她用"恶毒"的语气。这对她来说这是困难的。她闭上了我称之为"拉链"的嘴。我对她指出了这一点。她说事实上当她和她母亲交谈时她感到很生气,所以我邀请她用她的语气表现出来。

她能够这么做一点点,在说她的时候没有了微笑。

这是一小步——她还没有到提高她声音的那一点。但是以米兰达能够整合的速度移动是重要的,而不是快速移动。

这里有很丰富的治疗基础,但是完成这样的工作需要一段时间。完形更倾向于整合;再者,是获取大的洞察,或者是能量的巨大释放,不嵌入人的存在。

治疗的部分价值是在新的经验和学习中。部分是在接地关系的发展中,来自于来访者被治疗师"了解"。所以在像这样的案例中,我开始以重要的方式知道并理解来访者。之后,这种知道为以后的个案建立必不可少的基础。完形所非常专注的提供治疗,不是"现成的",而是个性化的,并且是特别为来访者量身定制的治疗。

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案例 #156 - 中断羞耻感的循环

特雷茜和萨曼莎正在讨论前段时间在她们关系中的未完成事件,她们的冲突起源于特雷茜对萨曼莎的回应,并且她们发生了争执。

特蕾茜对自己以及她和萨曼莎的经历做了一个真实陈述。萨曼莎听到了,但后来转身离去而且什么都没说。这似乎是一个有点脱节的回应。特雷茜继续着这个话题——她对这个回应并不满意。之后萨曼莎回答了,说特雷茜对她的担心是对的,但是萨曼莎不能真正接受她自己的这部分,也就是特雷茜反馈她的部分。

特雷茜想说更多,并告诉萨曼莎她对这点的感觉。

我打断了特蕾茜。

萨曼莎明确地显示出她有羞耻感。我们不能接受自己的部分,最先来自于那些在我们生活中不被重要的人,比如监护人,接受的部分。这导致自我这些方面的感觉不被接受,因此被带离了意识层面。当这些部分再次回到意识层面,一般都会有一种羞耻感。

在那个羞耻的点,对理性或合理性来说,很少或根本没有对话的能力。有很深的痛苦,一般都是一种隐藏的感觉。令人害怕的是拒绝和排斥同时发生......而且经常如此,以一种悲剧性的重复循环的方式。

在大多数关系中,这会发生在某一点上,一般都是从这儿走下坡路。没有人感觉听得到或者被遇见。处在羞愧状态的人经常不承认这种羞愧——他们只是感觉糟透了,并且停滞了,反应,或羞辱回对方。提出话题的人一般并不意味着有意如此——他们可能是真正地在提出一个有关的议题。但是,他们提的越多,其他人就越容易转到羞愧,并且顺着循环下去。

所需要的是认识到羞耻感已经出现,然后其中一个或两个人都暂停,并且改变方式。这很困难,但是是必不可少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作为"上帝的手"来中断这种情况,在这个过程中照顾这两个人。我向特雷茜解释说她的担心是完全有根据的,而且她对谈话的渴望是积极的,但是萨曼莎根本无法在这个地方——她需要她的羞耻感在其他任何事情转变之前被解决。

我告诉萨曼莎她不接受自己的那部分的感觉是需要和值得支持之处,而且,这需要发生在她可以进入任何进一步的对话之前。

许多关系在这一点上有抵抗,对羞耻感的理解和认识对于克服它是至关重要的。对双方来说有需要了解什么是必要的——对一个处在羞耻感中的人来说,事情都需要暂停,他们需要找到自己的基础,减少暴露,并且如果可能的话,说出他们的恐惧。对另一方来说,他们需要知道的是,他们不会在这个地方相遇,虽然他们的需要是完全有根据的,但是直到羞愧被解决,否则什么都不会发生。所以他们可能需要在这个问题上去其他地方寻找支持,并且他们自己也会在那里。

夫妻疗法可以为两人都提供支持,并且也有可能获得足够的洞见和觉察,在自己的一段关系中使用这些觉知。

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案例 #155 - 软化的表达

贝蒂过来做个案。我之前对她的体验是她是一个相当诙谐的人。有趣,富有戏剧性;她会谈论各种关于她感到相当绝望的问题。

她开始提及其中的一些。

我做了一个选择,不与她触碰有关细节,也不与她谈判"这一切的疯狂"。我抵制住与她开玩笑的诱惑或是创造一个能练习她的"戏剧"的完形实验,而且在这个完形实验中我们可以探索与之相关的一些事。

相反,我感兴趣的是关于她更深层的东西。

但是我非常清楚不管我说什么或者做什么,都会引起她的标准反应。我和她之前绕着那个圈循环了好几次。

作为对她"我不是很清楚如何处理我的生活,但它肯定是个问题"的故事,我切入进去并对她说"你很擅长逃"。

这句评价是潜在的羞辱——暴露她非常核心的防御。所以我也将自己包括其中——"我也很擅长逃"。

我对我的日程安排很坦率,并且告诉她我会问她一个"挺搞的问题":"贝蒂,你在逃什么"。她的回答是:她"不知道啊"。

于是我尝试了另一种"搞法"。我让她给我一个线索。她在自己逃避的地方那里知道什么?再次空白。

我们坐了一会儿,很沉默,注视着对方。我正在寻找一个方式进入,更深的地方。我知道言语几乎没什么用。然后,片刻之后,她脸上流露出一种表情,她的目光变得柔软了。之后她迅速转变回她通常厚脸皮的样子。我说—"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有了东西转变了,你的感受是什么"。又一次,她什么都没说。

我现在知道我正在寻找什么,那就是——对接触的开放性,在她作为日常的讨好者或是"厌倦生活"般的自我之外。

但是我也能看到我们并不容易直接和容易地到达那里。

我说——"好吧,你为什么要相信我呢?我只是一个治疗师,你没有可以证明的理由来放弃你的逃"。这是为了验证她是否不愿深究下去,和她是否坚持逃。

所以我开始和她分享我的逃。

然后我停止说话——我不想有太多的话碍事。再次,我们都沉默着,注视着对方。我正在寻找躲在"逃"下面的贝蒂,但是我也意识到我自己的"逃"——我以充满能量的方式不让自己再当下。所以我让她看到在逃避下躲着的我。她开始变得柔和,疯狂的眼神逐渐消失,而且,她在这儿,与我同在,我和她在一起。这有些像掉入井里。所降之处,只是完全地,静静地和彼此在一起。

我补充了一些话,只是为了表达我的体验,认可她。但是我很小心的不用过多的言语,不使接触和认可的强度有所分散。

贝蒂评价说这好像我不是一个治疗师的角色,这是真的。我让我自己也变得脆弱,并且在那儿我们以平等的身份相遇。

这就是完形方法的特色——治疗师部分的透明度,为来访者能够做到"放下"创造基础。我们可能会注意到来访者的"防御"但是我们不去推开它们,我们做这部分工作,承认它们,并且找到其他方法来取得接触,尤其是那些与探究无关,而与增加关系的深度和脆弱性有关的方法。

语言是有用的,但是它们也能挡在治疗和真正当下之间。而当下是远为有力的治疗变化的手段。
注意到来访者微小的变化是至关重要的,否则我们可能错过重要情绪非常微妙的变化迹象,而这些可能连来访者都不会意识到,例如表情的柔软。

2015年10月13日 星期二

案例 #154 - 别高估我

从对话式的观点来看,一个治疗个案首先以治疗师的经验和感觉开始。当这是关系声明的形式时,它能够成为一个个案很好的开始。
所以当和米兰达坐在一起时我告诉他我和她的体验包含两个元素——温暖与小心。
我询问她对关于和我在一起时的体验…她说感觉不舒服。
正如我们探讨的,形成的"形"是她对我可能误解了她的这个想法感到不舒服。
   我想知道在我们之间,那意味着什么。当我们探索这一点时,变得明显的是她担心我会对她期望太多。这与她成长的家庭有关,这些期望经常都是不现实的并且给她制造了巨大的压力。
所以我帮助她找到的概要说明就是"别高估我"。
 这对我来说很有意义——因为我意识到这完全与我的小心相关——我知道她所表现出的方式并不代表她的实际能力。对我来说相信她实际上有更多能力是容易的,由于她自信的态度。
所以这是关于她的脆弱性、创造性适应的说明(过度承诺,过度拓展自己),一个核心的关系问题,以及一个非常接地的请求。
完形可以通过这种方式非常迅速地开展工作,就是通过用以当下为中心的觉察,加上非指令式的询问和关系探索来抵达核心问题。
这也指出了不过度关注来访者的体验的重要性。在对话式探索中,治疗师的体验是至关重要的因素,而且我们不必使它"有意义",而仅仅是注意就行了,之后可以是报告出来。

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案例 #153 - 面具之下

贝琳达经常微笑和开怀大笑。
我告诉她,我喜欢她友好的方式。同时也很好奇她此时的感受。
她说她害怕,但是更倾向于隐藏它。
我追问。
害怕拒绝是她的问题所在。
所以我邀请她进入实验,以真实的表达支持她。
我让她关注在她脸上所感受到的。
我让她尽全力让脸放松。
这需要花一些时间——她并不习惯这么做。当她确实放松了她的脸时,她开始看起来很悲伤。我把这一点反馈给了她。
她说——"好吧,我没有看到我表露出悲伤有什么意义——我感觉到它在内里,但是至少如果我微笑的话就不会让别人失望,或是不得不为自己解释。"
我理解,并且对她指出表露自己真实的感受可能不会改变她如何感受,但它却改变了她对其他人的影响:当我只看到她的笑脸,她只接触到了我的回应她的笑容的温暖和友好部分。她剥夺了我对她的悲伤的回应——我解释说我感觉有点被欺骗了。
这对她来说是新奇的——在她的恐惧状态中,她没有真真地想通她正在创建的关系,只呈现了她阳光的一面。她的人际关系缺乏深度,她的悲伤之处没有得到她的照顾。在保护自己不受排斥的同时,她也阻止了人们接近。
问题是,她从人们那里得到的接纳,更多的和她是如何呈现自己的方式有关,而不是与她真正的感受有关。
所以,有了向我表露她悲伤的体验,并在这里感受到接纳对贝琳达有很大的影响。她明白了当她完全地做自己,她会有更好的机会获得真正的接纳。风险是真实的—-她可能会由于悲伤而被拒绝,而这过去在她家庭中是有过的。在人际关系中变得更真实的确需要冒险。
在完形中,我们支持和鼓励人们去冒险。我们会问"最坏的情况是什么;你能对它负责吗"。这是弗里兹皮尔斯说的"灾难性幻想"的面质,而人们过去常常以此阻碍自己。
完形实验提供了一个设置冒险情境的"安全应急"的机会,在这个情境中会以一个相对安全的方式做一些新的和更真实的事。这是一个理想的学习环境,并且给人们提供了新的体验。来自于此的洞见不仅仅是理智层面的,更加是具体到身体上的。

2015年9月19日 星期六

Case #152 - 每日放掉

菲利斯说,她害怕放掉。
这当然是一个相当常见的主题。
我曾给菲利斯做过个案,在她年轻时——二十五岁左右。知道她可能会有点夸张,会像孩子似的。
所以我站在了她可以负责任的位置而不是进入她"放掉"的位置。
我告诉她我对她还没有觉察的事有兴趣——在哪儿和她如何放掉。      她之前从未考虑过这样的问题。
当人们认同某个极性的一端时这是常有的事。

所以我邀请她进入完形实验。我会拉着她的袖子,并说"我需要你"。她会离开…换句话说,就是放掉我。

之后我们做了另一个实验——当她正和我交谈时她会表现得好像她的手机响了,并打断我们的谈话来接电话…

我们互换了角色,我做了同样的事。

这使她意识到放掉在所有关系中,以小的方式也经常会发生。在这个意义上,这个问题变得不是那么普遍的问题了,但却是一个非常的具体问题,植根于小小的日常生活的觉察。
这给了她一个全新的方式来看待放掉——不是害怕未来的一些事,而是处理她在当下的事。
在完形中我们打破一般性问题——焦虑、愤怒、沮丧——进入此时此刻的体验,人们能对此做些什么的问题。在当下有选择的余地,但人们却经常意识不到。通过对当下的关注,他们开始看到这些选择,并以这种方式在面对过去似乎是压倒性的问题时找到力量。
然后我指出问题更多不是关于放掉的,而是当放掉发生时,必要的弥补。鉴于它是生命结构的一部分,它是一种需要学习的技能。
所以我们做了练习——她承认:"是的,我做了。"(例如,转移目光,离开),而这之后她说"对不起"。
完形实验允许我们以非常实用的方式探索,别人提出的问题来寻找新的结果,来尝试新的方法。结果总是有新的觉察——不只是理智的,而且是具体体现并与情感相连接。
这会带来整合和圆满的感觉,即使这样的问题从来都不是以某种最终的方式"解决"的。

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案例 #151 - 消化—对于说得太多的治疗

欧蒂塔说她说得太多,之后会感到精力耗尽。
我对自己说,这是符合性格逻辑的,这暗示了口欲期要处理的问题,和未满足的需要。
她说她和两个不同的女人之间出现了问题。
我让她挑选其中一个,通过想象她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来和她对话。
我的指令以她的情感开始。欧蒂塔在内心把她们描述成一个橡皮球。
我让她想象把橡皮筋从她内心抽出去,把它放在手上,并且把这些感觉告诉另一个女性。
我做这些是因为我想让她呈现她的创伤,但不陷入困境。从我之前对欧蒂塔做的工作来看,我知道她能很容易迷失在她的感觉中。通过将这些感觉抽出来,事实上她能与她们接触更多。
之后她是这么表达的"我想把这个球扔向你。"这暗示了攻击性,但是在完形中,我们从不假设,所以我询问了她,因为她仍然没有分享她的情感。人们经常这么做,想法设法来避免和他们的情感接触,或者避免直接表达它们。
所以我专注于她在 "形成的人物"上的觉察,就如我们在完形中所说的那样。之后她对那位女性说"我喜欢你的有根性"。
之后我邀请欧蒂塔说出在当下、从另一位女性身上,她想要的是什么。让他说出这些在当下是非常重要的,否则人们很容易迷失在他们的情感中。。
欧蒂塔告诉这位女性"我想知道你是如何保持接地的"。我让她交换椅子,并作为那位女性来回答——她说"这是因为我有积极的信念"。
我让她再次交换椅子。欧蒂塔,作为自己来说话,她说"…但是我做不到"。
这是个重要的接合点。这意味着欧蒂塔陷入了她无能为力的体验,可能是一种历史感,因为在她现在的生活中,她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女性。但在她"说话太多"这一点上,她不能领会指导或建议——我之前在治疗中就发现…她真的不能领会太多。
所以我让欧蒂塔暂停一会儿,真正消化她所听到的。这打断了她"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或者感觉到什么"的模式。她说的太多正浮于表面。然而,深究下去所需的不仅仅是完形实验,而是花时间慢下来,并且整合她被给予的营养。
所以我给她留下了这个,作为家庭作业。
促进过程能给予支持,但是知道什么时候允许别人有空间去整合也很重要。太多的活动是令人兴奋的,但是从长远来看并没有什么益处。和有口欲期问题的人在一起时,他们需要找到他们是"完整的"地方,否则他们将一直说话,一直提问。所以心理治疗师必须划清界限。

2015年9月8日 星期二

案例 #150 - 心不在焉。。。还是目空一切?

我对玛茜的第一个评价是——我需要从使自己接地开始。我感到有点慌张,并且需要进入到当下。我经常发现自己会与玛茜斗争;给她做治疗对我开始是很困难的工作。

在完形中,治疗师需要确保他们是在那里的,如果不是,就说出哪一点可以把自己带入关系,因此来访者可以知道那一端的人是"谁"。

我第一个注意到的是她的衣服。它们很漂亮——传统中式的。我如此评论着。不是作为对她本身的一种恭维,而是因为我很欣赏它们——更多的是承认,确认,并说些有关我的一些事情。

我告诉玛茜对我来说与她争论是很容易的,但是我不想那么做。我告诉她我喜欢她的弹性,也感到有些生气并且对她是谨慎的。

从完形的观点来说这种真实性是至关重要的。为了真诚地与来访者工作,而忽视我自己的体验,无法服务我们任何一个人。

玛茜明白了,她经常和人们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们通常不直接表达他们的体验。

接下来他告诉我"我不敢展示我的天赋。"

我问她这些天赋是什么,现在是否可以展示给我看看。

当人们做普遍性陈述时,我们总是邀请他们把它具体化,而且是当下的。这让他们能够交流。

事实上,当我要求这些时,我看到了她的眼泪。

那一刻,内容并不重要了。有意义的是在此地的连接感,我确认了这一点。

这就是我在玛茜身上发现的困难——通常很难把她带入此地的接触。没有大量的问题,分享,干预措施无法让她进入当下,打开心扉接触。

所以,她就在那里,我和此刻在一起。有一种深深的连接。

现在我们能够做一些治疗工作。

她说她的问题是不能够专注于事,很容易分心。她对太多事情都感兴趣。

我和她分享我的困难是有时不能被分心。这种分享促进了连接感,共同的人性(用客体关系名词,称为孪生)。

这听起来像嵌入模式,提示了场域。

于是我问到玛茜她的家庭中和成长经历中,有哪些分心和失去焦点的现象。

她解释说她母亲给了她很多压力和期待。但是她的母亲的反应也很反复无常。所以玛茜学会了对压力很叛逆。

我分享说我也有一种反叛,会变得很目空一切。

再次,这帮助她感到联结,并为更深的探索打下基础。

这是有用的,因为我对我自己的反叛了解很多,它就能帮我理解一些她的叛逆,并且知道怎样去询问。

玛茜解释说她想经常冥想,但是因为她的叛逆,很难做到这一点。

所以首先我问她这究竟细节会是如何的——玛茜需要大量的接地,因为她经常以一种很抽象的方式谈话。她说他愿意每天做两次,一次30分钟。一次在早上七点,另一次在上床睡觉前。

我从她的叛逆的描述中就知道,对这个想法会有一个反应,除非她对此真的感到很舒服。得到细节会让她说出什么适合她,并且自己拥有它。

并且,同时我想让她的反叛露出表面。所以我问她关于她自己的部分...对这个时间安排想说些什么。

当然,心理的劣势部分说——"不,不要承诺每天两次,每次超过五分钟的练习"。

我邀请她在心理的优势部分和劣势部分之间对话,最后达成一致的是她绝对会每天两次,每次至少五分钟的练习,如果她觉得喜欢的话,会更多。

这是一个整合点。重要的是不要只是跟随别人大议程的变化,或者去做些健康的事情,即使那可能对她们是很有益的。。。因为在最后,除非他们用他们整个生命这么做,否则心理劣势部分将会暗中破坏——正如她所说的"心不在焉和不能专注于事"。这是她分裂着的迹象,这些分裂,就是我们在完形中要关注的。

2015年9月2日 星期三

案例 #149 - 对刀的恐惧

卡特里娜谈到害怕刀。
当她六岁时,和她父亲在一起。她不得不自己做饭。
她匆忙地切蔬菜,切土豆时不小心滑了一下,切到了她的手指,流血了。
她隐瞒了她父亲,并且从来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这就是我关注到的她当下痛苦的维度。
在完形中,我们普遍想把东西带进这个房间,带入当下;将意识带入身体,带入关系中去。
于是我提出了一个完形实验。我带进来一把刀。
我告诉她这是没有生命的——它不会跳起来,它在我的控制之中。这个过程的重点是在于安全性,在风险之内——这就是实施完形实验的方式。
我把刀放在远处。之后慢慢地,有阶段性地,把它拿得更近一点。
我首先触摸了柄,之后是刀片的背面。
我指导她如何触摸它。之后我向她展示我如何能够接触锋利的刀片而不受伤——仅仅时把你的手指放在上面,不要移动。
我演示了这一切。
之后邀请她遵循相同的步骤,用没有受伤的手。
当它来触摸刀片时,我把她的手指放在我触摸刀片的手指上。
我告诉她我一直在儿支持她。
这对她当然是个深刻的情感过程。
当她成功地触摸刀和刀锋之后,我把她带到了未来,开玩笑地说:"当你回到家并且能够触摸一把刀的时候,你认为你的丈夫将会说些什么?他会感到多惊喜啊!"因为她有刀恐惧症,所以她从来不下厨。因此她母亲不得不和他们住在一起,为他们做饭。我指出她现在自由了因为她母亲再也不必住在那座房子里。
这是未来的节奏——期待改变的结果,扩大这个实验的影响。
之后我用她另一只手做了同样缓慢的过程,首先用她戴着戒指的手。
之后我们用那只受过伤的手指做了同样的事。
即使这样之后,在她身上仍有恐惧。小刀事件不仅仅代表了创伤性的经历。她的父亲根本从来都没有给过她任何营养;并且他的父母会打架,还会威胁用刀来砍对方。所以,对刀的恐惧更深了。
因此,我玩了个游戏——我拉着一张生气的脸,她怔住了。我告诉她我生气的脸是"假的",我没有真的生气。我会倒计时,然后拉脸——增加安全感。之后她回了一张生气的脸,这种体验对她来说是强烈的,她非常大声地尖叫。
她感到胸膛疼痛。我们这样做了好几次,然后重复地站着(调动能量)。她再次尖叫,声音非常尖锐。当她尖叫的时候,我触摸了她的胸膛——意识到痛苦和愤怒的中心。
之后她感觉到她的攻击性,想要打我。我拿了一个枕头,她下手很重。
之后,便没有恐惧了。
从主题开始,这样的实验进化了,然后像能源开发一样发展。本质上是来访者指导要发生的事,我整理线索并创设场景。

2015年8月10日 星期一

案例 #148 - 堵墙消失了

萨莉娜说她很难过。她说她想要平衡体内的阳刚与阴柔。
我注意到她的袜子——是红色的。
她说她曾追随的大师告诉她穿红色不是很好——太男性化了。所以她现在尝试穿灰色的。
她说拼命想要平衡阴阳的能量。
她曾有成功的生活,她曾经是个市长,是报社的编辑。男人们都喜欢她。
但是她放弃了她的工作,因为她感觉她在太多的男性世界里了并且不想变得越来越如此。
再次,她说她感到难过,不开心。
她开着一辆小吉普。她喜欢开吉普车,但是她不想开一辆大点的车因为它会过于艳丽,此外,也太男性化了。
她有内在冲突。
我让她选择一些事情代表冲突——她选择了一个红色的蜡烛。
她想把蜡烛放在一边,而不是让它在我们之间。但是当她这么做的时候,她感到恐慌。
对她来说,这支蜡烛代表着她的母亲,而我则是她父亲的角色。
她说她曾经过着取悦她父亲和他的野心生活。
但是现在,她不想为别人而活。
所以,我有机会扮演她父亲的角色来给她一些支持性信息。我告诉她——没关系,做你自己,如果你想穿红色就穿,如果你想开吉普车就开;没关系,过你自己的生活。之后你会吸引到一个以你的方式来爱你的男性。
她对此的回应则是告诉我她想带我去看电影。
我把这个作为我已经从她父亲的角色转变为同辈的迹象,一个她能够亲近的男性。她向我展示了她的脆弱和向往,所以我对她承认了这一点。
她回到关于平衡阴阳的陈述中。
所以我和她讲了一个小故事。我美化了一下——关于一个能干的女性,遇到一个欣赏她能力的男性的故事。关于这个男性也能够拥有平衡,来展现他的温柔的故事。关于他们都能够移动阳刚与阴柔的能力的故事。
这样的故事给了她认可感,提供了可能想要但是还没得到的可能。她对我表现出的脆弱的迹象意味着她正在一个空间里吸收这些。
我给她布置了家庭作业,每天都把蜡烛点亮,并做一些让她感到女性化的事。
完形的重点在于人们能找到自己,发展他们想要发展的领域。在这种情况下,阳刚和阴柔是非常重要的社会定义。所以我想帮助她探索那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来定义她自我内的自己。我不想复制这个"大师"对于阳刚或阴柔意味着什么的强加的想法。最后我告诉她阿梅莉亚·埃尔哈特,一位独自飞跃海洋,当这已经超越了那个社会意义上认为一位女性能做的或者应该做的女性的故事。
这同时给她提供了例子(支持)和隐喻,这应该可以用来构建她自己作为一位爱冒险的女性的意识。

2015年8月4日 星期二

案例 #147 - 堵墙消失了

布列塔尼说在她脑海有一张墙的照片,她感到相当害怕。她谈到不能穿过它。她感到苦恼、意志消沉,也正是这个挡住了她的路。
在完形中,我们总是对看起来像"阻力"的任何事情都感兴趣,一堵墙就是个很明显的例子。我们通过一个完形试验探索它,而不是尝试着穿过它。所以我邀请她来当"这堵墙"。我叫了另一个人过来,他们会互换。这个志愿者将扮演这堵墙,他们会互换,这个志愿者会是她,而她会当这堵墙。
我用这种方式促进了她与这堵墙之间的对话。她最初非常害怕这堵墙——想要逃离。她确定这堵墙是"坚实的","安全的"并且是"没有生命的"。
我帮她找到一个到这堵墙她可以待着,不是逃离的距离。我鼓励她呼吸,和她正在感受到的待在一起,与接近这堵墙的体验待在一起。
渐渐地,她的恐惧消退了。她开始能够感受她自己的可靠性。对她自己感到更安全。
这允许她"没有生命的"感觉待在一起。我把她带入到当下,带入到她的呼吸,她与无精打采并列的活力。
这种极性的结合是非常有力量的,当人格分裂的部分开始接触,一些事情转变了。
布列塔尼能够呼吸到自己生活中曾经出于恐惧而麻木的部分。她的坚实感增加了。她否认墙的转变。她能够找到她的稳定性,她的恐惧减少了,这堵墙不再是障碍,使她能够在她的生活中前进。

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案例 #146 - 安全和尖叫

莫莉对于在团体中感到安全是有问题的,她对于人群的不安全感需要被削减,包括她自己。
我问她被接受和认可,她想要的是什么。这是一个很笼统的说法。在完形中,我们经常想要具体的,个人的和现在的。
所以我邀请她与特定的人处理她的安全感,并确认她所需要的是否可能被我削减了。
我也邀请她来概述她想以什么方式被我接受和认可。
我也建议她明确地询问我会在哪里接受或者拒绝她。
这是关于基于直接关系的广泛恐惧。关于建立当下的人际界限,比如我和她。
  她也提到一个梦,关于她妈妈——曾殴打她的人,在第二个梦里她妈妈拿走了她几片披萨,并对莫莉非常生气。
这些梦给了我侵略存在的线索。在完形类型中,这是关于否认侵略莫莉的部分。但是,我并没有直接开始着手处理。
我提议了几个实验。
首先,环顾房间的四周并挑选五个人。然后告诉每个人她从他们身上感受到的安全度和不安全度。这有助于将恐惧的一般的课题带入联系,事实上是一个促进良好接触的方法。
第二,我让她选出一个最能让她想起她妈妈的女性,然后,告诉她她们相像的地方,还有不同于她母亲的地方。将某人带入当下的关系是完形治疗的一种方法,有助于划清界限,同时承认明显熟悉的地方。
她一直陷入她对于她母亲的故事——就像我们在完形中说到的"浅谈"。我一直把她拉回这个房间,还有当下。这渐行渐远意味着这儿有能量,还有要做的工作。但这只是她和她母亲之间未完成的事情的一个更大的图片中的一部分,而我并没有时间和空间进入其中。如果我门可以进行不间断的个案,我就能专心于这些。但是个案需要安排,并且我的估计是这样的,对她来说待在当下更重要,因为有时关于我们过去的故事会以当下的生活为代价而变得有点太迷人。
接下来,作为对关于她想要掐死她妈妈和她妹妹所做的陈述的回应。。。。。。我邀请在团体里代表她母亲和妹妹的人出面。我给了这两个人一个毯子,也给了莫莉一个。之后我邀请她们三个通过扭曲她们手中的毯子来"掐死"对方。在家庭中,这显然是遇到侵犯行为的一个安全的回应方法。它允许莫莉感受自己的侵犯行为,拥有它,并表达它的非破坏性。也允许她体验侵犯的氛围——什么是熟悉的——哪一种方式是不同的——她母亲和她妹妹也能以安全的方式表达她们的侵犯。。。。。。这反过来又支持她,使之更加公开化。
接下来我将这个进程带到莫莉与我之间的联系中。问她哪里会感到害怕我,她说是像"你可能看到我黑暗的一面""如果你看到我的愤怒和判断可能会抛弃我"这类事情会如此。
我告诉她我欢迎她的这些部分,并且乐意看到她的愤怒和判断。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尖叫。我说"我对你尖叫声的强度有点害怕,大部分是激动"。邀请她来命名一些判断。
这样做的意义是在具体的治疗关系中让她的恐惧接地,使她以一个真实的方式在探索这些恐惧的过程中和当下待在一起。她能将她的那部分带入关系中去——体验新奇的东西——支持和存在。
之后我邀请她再次环顾这个房间的四周——她说她感觉到了她的力量。我说"安全感怎么样呢?"她回答说"这是第一次,我感到相当安全"。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害怕其他人",更多的是处理自己与自己的困难,相遇在这个地方,能够真实对待他人。通过这种方式,完形过程注重在关系中需要的是什么,并且最终把中心带回给来访者,用当代的短语来说,就是因此他们能真正看到如何"创造他们自己的真实"。

2015年7月18日 星期六

案例 #145 - 让营养吸收

丽莎说吃她得太多了,同样也不能够睡得很好。

食物在心理治疗中一直是很大很复杂的主题,它和身体,家庭,自我形象,感觉,历史,口欲期等等都有连接。

因此需要谨慎的注意。

当丽莎说话、评论时,我看着她嘴唇上的褶皱。这一现象的观察仅仅是观察,不带评价,并且邀请来访者描述出他们自己的体验和意义框架。

我指出食物是最明显是有关于营养的,并询问她被滋养的体验。这是一个场域问题——引出她的滋养背景。

她回答说她的体验之一是忽视。她的父母将她送到了幼儿园,一个她每周要住5天半的地方。

她转述了一个冬天下午午睡醒来的清晰记忆,感到孤独、寒冷和害怕。

她描述了在幼儿园里她会吃很多,事实上她是在发展"吃掉一切"的能力。

在她现在的生活中,她说她"每时每刻"都在吃。。。"太多了"。

她谈到她和她的祖父很亲近,他最爱她了。但她却不能从他那里吸收到爱——举个例子,他希望她出现在生日照里,但她却去了房间的其他地方去吃东西了。

这谈到了她在关系中的困难,即使有关心在这儿——对她来说吸收其他形式的营养明显很困难。吃毫无疑问是她的"创造性调整",她情感上生存的方式。  

我想重现她还是孩子时睡着的这个场景,因为她醒来时是人物创伤的时刻。

    我让她躺下,就像两岁的时候那样,并告诉她我会在这儿支持她。她说她感觉背部疼,所以我把我的手放在那个地方。疼痛转移到了她的肩膀,同样,我把我的手放在了那儿。我引导她和她的呼吸一起进入她的体验中。

她说这更容易呼气了,所以我邀请她想象呼出痛苦,吸入营养。

我一直和她一核实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许多感觉。疼痛,还有海洋的感觉,还有寒冷,颤抖。我继续鼓励她和她的体验待在一起,知道我陪着她,并且鼓励她吸收其中的养分。

我能看到的是,正如她更倾向于呼出而不是吸入,不仅仅是她从别人那里吸收养分的能力是低的,但在于她有一个长期的习惯,就是先回复创伤,之后再用喂养自己作为补偿。

这种模式需要一些做法的组合来改变。支持和同理心是其中之一,有时候某种集中的能量也是另一种。因为我能看到她回复创伤的倾向,即使是面对营养(通过她对她祖父的回应可以看出),我推动她留在当下。我一直把她带回当下、她当下的体验、我在这儿陪着她的觉察、她接地的呼吸。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她的体验转移了,并且她感到温暖和平静。此时我告诉她"现在可以醒来"。

她拉着我的手,哭喊着"爸爸",我告诉她"我在这儿,吸收一些营养,并同时感受这痛苦。"

这代表着一种整合,在与创伤有关的感情与当下的现实之间,这样就可以获得其他形式的营养了。

2015年7月9日 星期四

案例 #144 - 从忍无可忍,到真实的表达

第二次塞尔达的个案是这样的。
已经和她讨论到对家庭根源的关系是抑制或是放手的进程,她现在准备好解决更多当前的问题。这是常有的事——一旦在个人领域有未完成的事要处理,他们更关注当下。
在这个个案中,在先前的呕吐之后,塞尔达对与她"忍无可忍"有联系的事情并没有更清晰。我认为,可能是一开始是通过对她的丈夫表达这些事。
所以我进入"丈夫的角色"以便她能"更直接"地与我对话。传统上,完形治疗使用空椅子,但在某些方面,如果治疗师进入另一个角色甚至会更好,这样对于接下来将发生什么可能会有更直接的体验。
所以塞尔达开始谈论在她婚姻中使她感觉不好的事——她对更多接触、更多激情的需要。她说不能依赖他,并且当她尝试与他谈论事情的时候他是多想"逃离"。
在角色扮演里她直接对他说出了这一切。有时我指导她用"我"和"你"的语言,而不是和我谈论他。在完形中我们一般不鼓励"大约"地谈,因为一旦被迁移,会更偏倚——会减少能量,强度,参与和好的接触。非常急切地表达了这一切,有点像她正在把她吞下的一切都吐出来。对她丈夫来说能够应付地听完所有的这些是不太可能的,这给了他避免任何交流困难的最佳时刻。
于是在治疗师的橘色中,我能提供她在现实中不可能有的机会。一些人可能会想这会制造不现实的期待。有时确实如此,但是治疗能做的就是给予人们真实地表达他们自己的体验,和真实地被倾听。
许多人想改变她们的伴侣。完形的重点在于鼓励和支持人们给他们自己力量。
在这个案例中,塞尔达在充分并清晰地表达自己之后,她在颤抖,她感到害怕。我鼓励她继续呼吸,并保持身体接地。她的真实表达是一种成就,就其本身而言,正如我们在先前的会话中和她的不稳定的不确定性待在一起,在会话中待在摇摇欲坠但真实的地方,渐渐让位给她在讲真话方面的能力更加坚实的感觉。
这个想法是,当一个人变得越来越植根于自己,他们更能够明确有力地表达他们的体验并且直接要求他们想要的。清算怨恨使其更加以现在为中心,并且停留在某人体内使其更加有联系。
在另一方面这些事情更可能有真实的影响,而不是诱发防御或逃避。
在这个个案中,当塞尔达以更清晰和更接地的方式说话时,我感觉到了这个影响,并且能给她及时的反馈。

2015年6月22日 星期一

案例 #144 - 从忍无可忍,到真实的表达

第二次塞尔达的个案是这样的。
已经和她讨论到对家庭根源的关系是抑制或是放手的进程,她现在准备好解决更多当前的问题。这是常有的事——一旦在个人领域有未完成的事要处理,他们更关注当下。
在这个个案中,在先前的呕吐之后,塞尔达对与她"忍无可忍"有联系的事情并没有更清晰。我认为,可能是一开始是通过对她的丈夫表达这些事。
所以我进入"丈夫的角色"以便她能"更直接"地与我对话。传统上,完形治疗使用空椅子,但在某些方面,如果治疗师进入另一个角色甚至会更好,这样对于接下来将发生什么可能会有更直接的体验。
所以塞尔达开始谈论在她婚姻中使她感觉不好的事——她对更多接触、更多激情的需要。她说不能依赖他,并且当她尝试与他谈论事情的时候他是多想"逃离"。
在角色扮演里她直接对他说出了这一切。有时我指导她用"我"和"你"的语言,而不是和我谈论他。在完形中我们一般不鼓励"大约"地谈,因为一旦被迁移,会更偏倚——会减少能量,强度,参与和好的接触。非常急切地表达了这一切,有点像她正在把她吞下的一切都吐出来。对她丈夫来说能够应付地听完所有的这些是不太可能的,这给了他避免任何交流困难的最佳时刻。
于是在治疗师的橘色中,我能提供她在现实中不可能有的机会。一些人可能会想这会制造不现实的期待。有时确实如此,但是治疗能做的就是给予人们真实地表达他们自己的体验,和真实地被倾听。
许多人想改变她们的伴侣。完形的重点在于鼓励和支持人们给他们自己力量。
在这个案例中,塞尔达在充分并清晰地表达自己之后,她在颤抖,她感到害怕。我鼓励她继续呼吸,并保持身体接地。她的真实表达是一种成就,就其本身而言,正如我们在先前的会话中和她的不稳定的不确定性待在一起,在会话中待在摇摇欲坠但真实的地方,渐渐让位给她在讲真话方面的能力更加坚实的感觉。
这个想法是,当一个人变得越来越植根于自己,他们更能够明确有力地表达他们的体验并且直接要求他们想要的。清算怨恨使其更加以现在为中心,并且停留在某人体内使其更加有联系。
在另一方面这些事情更可能有真实的影响,而不是诱发防御或逃避。
在这个个案中,当塞尔达以更清晰和更接地的方式说话时,我感觉到了这个影响,并且能给她及时的反馈。

2015年6月15日 星期一

案例 #143 - 放弃过多责任

塞尔达说感到紧张和冲突。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她将手握成了两个拳头。她还说"有些东西要上来"。

我说,"让它上来"。这被Erv Polster称作"紧凑治疗顺序",这与我们作为完形从业者所遵循此刻的"自然的下一个"有关。

当她接受了我的邀请,她告诉我,不管那是什么,正停在她喉咙那里,而在我的鼓励下呼吸得更深入时,"它"下去了。

我指出,它会在她吞咽一些东西的时候出现,在完形框架里这是某种东西正在被"内射"的线索——通常是某种指令。

所以我再次邀请她"让它出来"。同样,并没有明确地出现。于是,与其将注意力集中于她即刻的觉察——当一些东西被阻塞,我们并不推动它——倒不如我来询问她的场域——即更广泛的范围。我想知道在她家庭中的焦虑不安或冲突。

塞尔达是由她祖父母抚养长大的,她父母经常打架。当她看到他们,他们可能就正在打架,并且她发现她处在需要去安慰他们的位置上。有一次,她们正准备离婚,于是,她不得不写封信给他们,因此她们决定不离婚。

她最后决定和他们一起住,但他们养不起她。他父亲不得不起很早去工作,所以她很少看到他。但是她依然想和他们在一起,可是最终她不得不回到她祖父母的身边。

当她提到这个,她开始呕吐。我鼓励她这么做,这是个很积极的迹象——她不再吞咽她的感觉,而是让自己充分反应,并且释放她在内心里面压抑了很久的东西,这在器质上和象征意义上来说都很重要。这代表了内射的自然摧毁。

很明显,她被放在了不得不为她的父母和他们之间的情况承担太多责任的位置上。所以,我给了她一个相反的信息:"作为一个孩子,你不必为成年人,为你的父母负责"。

我说我对你作为孩子却不得不承担那么多而感到厌烦。这个给了那个我猜可能是呕吐背后的厌恶感觉以发言权。通过把我自己和我自己的反应带进去,继续支持着她并允许她去感觉自己的厌恶。

她又吐了。

之后她说她感到内疚,我重申着"你不用为你的父母负责"的信息。这是她需要从其他权威人物那里听到的东西。

她再次吐了。

接下来她说感到愤怒。我肯定着那些感觉使之生效,她再一次吐了。

她说感到迷失和脆弱。我指出这是重组的好迹象,并支持她在那儿待一会儿。通过这种方式,她能允许新的方式形成,更多的是基于她自己的需要,并扎根于她的机体。这是格式塔进程中的一种本质改变。

2015年5月17日 星期日

Case #142 - 套头外衣背面的刺绣


玛丽安上来做个案。

我注意到"明显点",这是完形观察人现象学的起点。这需要不带解读的观察。

我看见,一件粉红色套头外衣,黑色衬衫,灰色袜子……和套头外衣背面上的刺绣。

我评论了套头外衣背后的刺绣,非常独特的设计,吸引了我的注意。提到这点就够了,不必关注它,除非案主更多涉及。

然后我问玛丽安她意识到什么。她说,她有不被理解的委屈。在完形中,我们把"一般化"带到具体,现在和关系中去。

所以我问她,她感受到我是如何理解她的? 她说她感到非常被抱持和被理解。

然后我问她,她对背部觉察到什么?这源于我之前的观察,和我对于这点可能与她的体验可能有联系的兴趣。

她说经常感觉背部很紧张。我请她注意到当下的体验。我问她,到底哪里她会特别感到紧张,然后她指示给我看。当她与体验在一起,她感受那个紧张,但仅此而已。所以我和她呆在那个当下中。

然后,我问她我是否可以把我的手放在她背部那个地方。有时,这样能帮助聚焦在觉察中。

在我这样做时,她有情绪。她说,父亲从不支持她的母亲,作为一个孩子,她承担了母亲的怨恨。

我承认了她自己的被支持的需要——把她的需要从她母亲的需要那里区别开。我邀请她感知我对她的支持,在当下,并把这种支持呼吸到背部她的感觉中。

当她这样做时,她放松了。说紧张被释放了,并在背部感觉到了新的力量。
以这种方式,我把这个问题带到了现在,带入了我们的连接。放在她背上的手是完形实验的一部分并演化为——正如好的实验能做的——疗愈的刹那。

Case #142 - 套头外衣背面的刺绣


玛丽安上来做个案。

我注意到"明显点",这是完形观察人现象学的起点。这需要不带解读的观察。

我看见,一件粉红色套头外衣,黑色衬衫,灰色袜子……和套头外衣背面上的刺绣。

我评论了套头外衣背后的刺绣,非常独特的设计,吸引了我的注意。提到这点就够了,不必关注它,除非案主更多涉及。

然后我问玛丽安她意识到什么。她说,她有不被理解的委屈。在完形中,我们把"一般化"带到具体,现在和关系中去。

所以我问她,她感受到我是如何理解她的? 她说她感到非常被抱持和被理解。

然后我问她,她对背部觉察到什么?这源于我之前的观察,和我对于这点可能与她的体验可能有联系的兴趣。

她说经常感觉背部很紧张。我请她注意到当下的体验。我问她,到底哪里她会特别感到紧张,然后她指示给我看。当她与体验在一起,她感受那个紧张,但仅此而已。所以我和她呆在那个当下中。

然后,我问她我是否可以把我的手放在她背部那个地方。有时,这样能帮助聚焦在觉察中。

在我这样做时,她有情绪。她说,父亲从不支持她的母亲,作为一个孩子,她承担了母亲的怨恨。

我承认了她自己的被支持的需要——把她的需要从她母亲的需要那里区别开。我邀请她感知我对她的支持,在当下,并把这种支持呼吸到背部她的感觉中。

当她这样做时,她放松了。说紧张被释放了,并在背部感觉到了新的力量。
以这种方式,我把这个问题带到了现在,带入了我们的连接。放在她背上的手是完形实验的一部分并演化为——正如好的实验能做的——疗愈的刹那。

2015年5月6日 星期三

案例 #141 - 防御行为

谢利几乎不讲话。她表现得非常害羞,仅仅在观察团体中发生着什么。在她说话的时候呢,她也是只是试探性的,显得很紧张,没有使用很多词。

她终于来做个案了。

她提到最近她的表亲-米莉和她丈夫刚从海外回来。当米莉和她走在一起的时候,太近了让谢利感到不舒服。当他们走路时,米莉碰触谢利的胸部,她觉得不好。

然后,她解释说,在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的表亲以不同方式对她有性意识方面的作为。现在成年的米莉送给了她很多礼物。一家人未能理解谢利的不舒服,也不理解她对看起来"很友善"的米莉保持距离。

我问她有什么感觉-主要是厌恶和羞耻。

羞耻是需要支持的指示,所以我对谢利谈到了支持——我当下给到她的,还有当下陪伴她一起来揭示这样一个非常私人的问题。

虽然这些事是心理治疗的内容,重要的是明确说明必要的支持,和在那里和案主在一起当下。

一个朋友曾建议谢利直接告诉表亲停止。这是一种可以期待朋友那里得到的简单建议,你可以得到从朋友;而治疗提供了另一个不同的路线。

首先我给谢利一个有需要的确认。我承认她在这种微妙的问题上需要被支持,来找我对她是有价值的。我告诉她,她不是一个坏人(羞耻体验的一部分),她没有做错什么,任何人都不可以侵犯她的界限。

这是我们对一个孩子可以谈的一部分——仔细解释某些基础知识。这不是以傲慢的方式完成,而是在某种程度上承认她从没有收到过这些消息,需要拥有一些基本的理解。

在这个角色中,我确实做了一点父母的角色,或助人者角色,以一种成人的角色对她孩子的自我。

我介绍了所谓的"防御行为"。孩子通常在学校里面很小就开始学习。他们让孩子们知道他们的身体是自己的,如果有人让他们不舒服,他们可以说出来。他们总有权利对任何不喜欢的身体接触说"不"。

所以我对着谢利解释这一切:她在做孩子时候,从来没有机会听到,甚至作为一个成年人也是没有完全理解它。让人们知道他们有权利对着自己界限的入侵说不,这是重要的!

我也对谢利描述了一幅场景。我请她把我看作大人,而她和米莉以那时孩子的状态坐在我面前,我和他们直接和公开谈论这件事,说一些话,比如"性是好的,但不可以越过别人的界限"。

这个虚构的练习给了谢利她没有过的体验——一个非常脆弱的地方被支持,并让界限清楚,以自然和不羞耻的方式谈论话题。

这可以提供一个她可以使用的背景体验…并提供了使她可以以一个成年人说点什么的潜在力量。

然后我们转移到成人模式,我和她讨论了她可以如何对她表亲直接谈论这件事。

2015年5月4日 星期一

Case #140 - 深度支持的圈子

达明表示,他正期待着工作坊,很好奇他会学习到什么。

这是一个被动的位置——它没有说到任何关于自己的部分。

所以我请他想象一下看回到团体中,具体说一下什么,他可能会学到什么有趣或对他自己有帮助的。

他说他很想学习到如何处理拒绝。

所以我建议他做一个练习——看一遍团体并说出谁是安全的,谁是不安全的。然后选择令他感到不安全的四个人,然后再从中选出一个。

达明过去坐在他对面。他说他希望被拒绝。当被问及具体如何拒绝呢,他说不出-他表示感到很困惑。

我把这当做一个解离的迹象——通常在有人说感到困惑和不能关注细节时候。我问他能感觉他身体的多少?- 10%。这证实了他被压倒的水平,表明进行治疗工作需要得到大量的支持。

我们在团体中创建了一个小圈子,来提高对他的安全水平。每个人都来努力理解他是如何感觉的。这有助于他把焦点从自己移开,并让他获得被看见的感觉。

我也在小圈子中,我也对他说了我的理解。我说,"我猜,你可能会感觉自己在一种拒绝,羞耻和感情创伤的氛围中"。

他回答说这是真的。

我能知道这些,因为他显示的所有症状是有关羞耻的,我知道在这样一种感觉当中,对一个人来说那会是非常困难的——你会感到非常迷失。

所以接下来我邀请小圈子中的每个人——包括我自己,对着达明分享我们自己生活中在某种程度上感到羞耻的一些体验。

这再次把焦点从他身上移开—做羞耻的个案中非常重要,给了他一个感觉不孤单的有意义的支持。

然后我邀请小圈子手拉手,包括他。我问现在他能感觉自己多少比例——他说60%。这是一个重大改变,并表示工作已经有效了。

我指出他不再孤单。然后我们在大团体中也做了同样的事情——相互牵手,我问他真的把团体其他人看进自己眼睛里面。通过这种方式,他能够保持接地,真正感觉到联接,从中吸取力量和营养,而不是害怕它。

2015年4月24日 星期五

案例 #139 - 保护失败


我坐在萨莉旁边,问她有什么感觉。她表示感到愤怒、悲伤和恐惧。

她说起了她的狗,有一次带着出去散步,一条大獒攻击她的狗还咬了她一大口。

萨莉感到心烦意乱,不仅是体验,还因为她觉得她无法保护她的狗。

这是一次可怕的,令人沮丧的事件,但在她说"不能保护"并特别强调的方式后面有一些东西。

我想了解关于这方面更多的东西。

萨莉然后谈起了一次20年之前的体验,她想去拜访自己父母家,她丈夫阻止了她。她动不了,很不高兴。

她准备带着儿子逃跑。但她的丈夫抓住她还打她。她的儿子当时在哭泣。她有一种类似的感觉——她没有做足够的事情来保护她的儿子。

这件未完成事宜与她呆了这么长时间,然后被一次狗袭击再次唤醒。

所以我建立了一个完形实验。我请人代表她的前夫。我请她告诉他什么时候该说什么。

当她这样做时,被禁锢了这么久的情绪有一个巨大的释放。我鼓励她去感受那种在她的血液里面流通的感觉,并让这种感觉流遍她的身体。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个不是只和外部表达或释放有关,而是在当下完整觉察她过去搁在一边的情绪。

在这之后,她感到深深活跃起来,而狗的事件也不再有这么多创伤的代价了。

2015年4月17日 星期五

案例 #138 - 愤怒的眼睛

莉莉从她的童年中期开始与祖母住在一起。她长大后去了国外,在那里呆了10年再回来照顾她的父母。她说对她的父母感到很愤怒,甚至感觉很恨他们。

她说到了一系列其他问题-一个孩子在分娩时难产没了,和她正在离婚中丈夫的问题。她没有告诉她父母以上任何一个问题,因为她害怕他们的指责,尤其是她父亲。

我评论说,这像是一列装满大问题的火车,而我今天只会处理其中一个。

我让人们了解这点,这样他们对于治疗就会有理性的预期。在完形中我们通常说,我们每次个案只是处理一个"形"。如果是混在一起的问题,每次解决一个问题会比试图以此全部解决更加有力。它也是对我自己的提醒,告诉我不需要做所有的事情。

我带她到当下,并问她想要什么,她说一个拥抱。

在我们拥抱的时候,我还是能感觉到她的紧张。我邀请她进入当下,从内心感觉到当下。她放松下来了。

我可以看到她和父亲的问题是根深蒂固的,而且复杂。所以我想把这些也带入当下。我邀请她想象我代表她父亲,告诉父亲,她害怕被指责。

这有助于我们在完形中称为的"良好接触"——从完全拥有的陈述开始。
然后我让她,向我/她父亲,要些东西。

她再次害怕被指责。当我看着她时,我注意到了她的眼睛,充满了强烈的感觉。我问她那是什么感觉,她不知道。

当某人害怕被"指责",经常他们有着自己的指责仓库,在那里他们看到对方有着指责。

我和她在那里坐了一段时间,很耐心,只是相互看着对方。

她说"我想扔东西,砸东西。"

现在她开始和愤怒在一起。

我说,你用眼睛向我展示了你有多生气-的确,我在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愤怒。

我告诉她,我要让自己完全对你开放,你可以真正地和我沟通,告诉我你感觉有多生气。

莉莉看着我,很努力。我鼓励她让愤怒完全进入她的眼睛。

然后BANG,就像她打我了。但她并没有动,或碰我。她通过她的眼睛把她的愤怒完全表达出来了。它穿过我的身体,就像一次电击。

我说"我现在了解它了"。

在那一刻,我真的"了解"了她是多么的愤怒-不仅因为她告诉我,或者因为我能看到它,但更加因为我允许她的愤怒来影响我,而她允许她的愤怒出来。

这是一种深刻的接触方式。这对我们都是强大的和生动的。这个令她非常深度地满意-不再处于受害者的角色, 现在她完全能够拥有并与她的愤怒同在,并让我收到,没有反应或崩溃。

在完形中,我们认为良好的接触,在其中和接触本身就是疗愈。

2015年4月10日 星期五

案例 #137 - 次怕人的火车站等待

伊芙琳全身都很紧张。她说她发现从孩子时开始就很难睡着。

我想了解那个紧张。我问她小时候发生了什么。

她说了5岁时候的一个故事。她妈妈去买东西,让她在火车站等着直到她妈妈回来。这段时间很长。

伊芙琳说她和爸爸也发生了一件类似的事情——他要求她在火车站等到他处理完一件事情回来。但是当时天黑了,她很害怕。

显然,这两个事件是高度的创伤,而恐惧直到成年还在她的身体内,继续以紧张的方式体现在目前情况中。

完形中,这个是一种"创造性的调整",我们童年活下来的方式,嵌入到了我们在世界上生存的方式中。

背景是非常清楚了,所以我想直接在场域设置里面工作,把它带到当下。在我们做的完形实验中,让一些新的事物发生。

所以我要求工作服团体活动起来,代表火车站里面的人。

我请伊芙琳选择一个女人代表她小时候会觉得安全的人-  一个阿姨。我问她长大过程中有没有一个人是让她觉得安全的而且是男生,她说没有。最后,她说最能接近的人应该是她阿姨的男朋友。

所以她阿姨的代表站在伊芙琳的一边,而我代表阿姨的男朋友站在伊芙琳的那一边。

复制出这个场景,我问她她感到有多少紧张- 她说10/10(以10分计算,可以达到10分最高)。

然后我用一只手臂紧紧地搂着伊芙琳的肩膀,而阿姨的代表在另一边做了同样的事情。我对着伊芙琳说话,以她作为孩子所需要的-告诉她,她的父母离开了,但现在她会得到支持还有安全,我们会陪着她直到她父母回来。

她颤抖着,哭了,我一直把她带入当前支持的体验中,鼓励她把这个体验带入心中,呼吸进去,通过脚流到地面,同时坚定地扶着她,所以她也可以放松,不用陷入过去的自己当中。

这种体验对她很强烈。过了一段时间后,她开始放松,变得更加坚定,更能站在自己的双脚上。

最后,她说她的紧张缓和到1/10了- 个大幅度的变化。

这种体验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永久的"疗愈"。但更重要的是,它导入了新东西-支持,而之前她从未体验过支持。它不仅让她有了疗愈体验,而且学习到了不仅仅是自我努力还可以吸收外来的支持。

2015年4月3日 星期五

案例 #136 - 把话反转


努瑞很紧张。她描述了她如何睡不着觉,并提到了她的父母每天晚上会打架。

我说,"我比你大20多岁,可能和你父亲是一代的。"

我请她向我演示她的父亲是如何坐着的(有点弯腰)。

我这样做一是为了了解她父亲,邀请她进到他的位置(因此从她自己的位置出来)—从她作为孩子的位置移动出来,也是为了预示和发现可能存在的我们之间关系的动力。这在完形中是重要的,在当下注意这样的动力,因为它们可以提供直接探索和实验的大量资料。

接下来她提出问题——"我父亲喜欢我吗?"她提了一些事情,让她认为他不喜欢她。

我没有进入到这个问题,而是请她反转这一句话,说出她不喜欢她的父亲之类的话……然后把他请到空椅子上,直接对他说。

她感到解脱。

这是完形的拥有过程——人们往往会感受到不一定准确的他人的事情。但关键是,那里有自己投射的一部分。通过把话反转,努瑞不再处于无助的位置——取决于父亲是否喜欢她。她可以进入自己的基础,并拥有对她来说是真实的东西——这是负责任和真实性的基础。

2015年3月28日 星期六

案例 #135 - 在基座上


琳过来做个案,但似乎不清楚哪里是她想做的问题。我觉得她似乎很抽离。她的谈话经常会去到抽象的议题,问题,更需要大脑层面工作的事情,但似乎很远离她自己的情感存在。我注意到她的衬衫,它上面有闪亮的水晶。我多次观察到了并试图带入和她的对话中。她会从当下抽离,并没有回应我对她"闪光"的那部分好奇心。好吧,这一切都没有吸引到她,也没有加强接触。

但是她的确报告说,她的腿感觉冷-不意外,她几乎不在她身体内。她的确在我们接触的时候,感觉心有些温暖。她提到在我这个"大师"做过几次个案。这种关联显然是把我放在了一个基座上。

所以我抓住了这个接触点。我坐在我椅子的边缘,身体高于她,谈着我"高于一起"的体验。然后我请她做同样的事情,我们都坐在那里,放松地坐在我们椅子上分享体验。我们都在较高位置上,而其他所有人都在我们底下。这给了她能够和我在一起的体验,以一种更平等的方式。

然后我坐了下来,让她继续呆在椅子上,并询问她的体验。这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探索另外一个极性——她认为自己高于别人的方式。她在那里真的感到很舒适。当她坐回来时,她说感觉她的腿和身体更温暖了。

谈话在治疗中有明显的局限性。尤其在谈话并不促进接触的时候,这时重要的是要做些不同的事情。完形实验提供了会带来创造力,多样性和进入治疗性接触点的机会。它涉及到真正"如是"的因素,并把这些因素带入生活,以便于进一步觉察和接触。

2015年3月18日 星期三

案例 #134 - 起在崖壁上

哈维说到他家里很多人离婚。他父母离婚了,他的兄弟是离婚的。他也离婚了。他不知道家里都发生了什么。

这是一个很明确的察看家庭模式和调查场域的邀请。

我没有遵循这一明显的兴趣点行事。部分是因为他表面上想要一些提供的"答案",这对我有点太多按照订单的意思——我想往下探索-找到更多关于他是谁和他体验的细节。

人们可以着迷于场域,但这里可以有更多的知识兴趣,而且从场域开始治疗不一定是最好的开始。

所以我问起他自己离婚的亲身经历。

他谈到感觉相当安定了。我也分享一些自己的体验。似乎他并没有未完成事宜,或者至少他没有透露出有。

可是接着他谈到了他的儿子,他现在一年只能看到儿子两次。他说,他有时会哭醒,想着这个问题。

他感到了内心深处的痛,他又谈到他如何避免触碰这个话题,或者思考它,因为它是如此痛苦。

我使用一些觉察的过程邀请他更深入地体验当下,并在那里和他在一起。
但是,他只能走到目前的深度。他说他想在海外做这个过程……工作坊当中有他的很多学生和同事,他打开感觉会有些不舒服。

我给了他一个图画的比喻-  一面是他情感的海洋,另一面是他退缩的障碍悬崖。他就呆在一个狭窄的崖壁上。他赞同这幅图画。

我没有试图推动他。我尊重人们的限制和他们还在发生的"阻抗"。

我告诉他,'这里我与你在一起,坐在崖壁上。我和他在那里呆了一会儿。他有种在那里可以被支持的感觉,这使他十分感动。他说他将保留着那个经验。

个案没有在"完成"或"解决"部分结束。我们没有走完整个觉察循环。我们经常可以在完形中做到,但并非总是如此需要如此。这是可以的。更重要的是接触的体验,与案主在"困住"的地方同在——在某种意义上说那个不是困住,但是可以做出选择的地方。他们选择呆在那个地方。与他们同在那里,创建出不同的东西可以发生的基础-并建立起关系。然后,当有了足够的内部和外部基础,人们可以更容易地选择不同的东西。

无论案主在哪里,无论如何"阻抗",我们可以在完形过程和他们同在,并找到接触的地方。

2015年3月10日 星期二

案例 #133 - 打断模式

爱奥那谈到被困的感觉。

在她这么说的时候,我看见她弯起一根手指伸到另外一只做成杯状的手当中。

以完形的风格,我请她说出"存在"-那手指,然后说出那只封起来的手。"我被困住了…"和"我把你包起来来了"。那根被包住的手指,感觉自己很弱,想"放弃"。

当我们与这些在一起,爱奥那说,那根手指就像一个钩子,因此它害怕四处摆动,否则它会更加被困住。

当我们带着觉察,总会有"形"出现,给到我们可以继续下去的重要信息。

在这个个案中,我从她那里得到了一个非常清晰的"形",和钩子相关。在心理治疗中有一个特定的术语来形容这种家庭中有时会发生的交互作用-双重束缚。这是指一种有着两种对立指令的情况,所以无论什么人在里面,他们都赢不了。这会产生一种无力感。

我把她的"钩子"体验与这一点联系起来,所以就询问她,她家庭中是否有人有类似体验。她立即提到父亲。她说,在他和她说话的时候,她自己感觉被"压制",他会唠叨,她觉得非常受困,同时又被套牢。这下,和"钩子"的连接就很明确了。

但是我还是很难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在个案中,这是一个不太有的情况。我告诉她,我感到被困住了。

然后我指出,她和我一个女儿同岁。我和女儿有着我自己的沟通动力,我告诉她,在我以自己的方式给到女儿关心的同时,我可能也有给到过我女儿自己模式的"压制"体验。

完形中很重要的是把自己带入对话,特别在有一个被困的感觉时。并且要识别出治疗和自己体验的结构相似性。

我请她举出一个对此问题有体验的例子。她说到了她和父亲的一个相关特定谈话。我请她和我一起来角色扮演——首先,她扮演父亲,我扮演她。

这创建了一种角色转换,让我们从我们之间被困的位置出来。这也给我一个机会演示给她看,如何能"逃出"被困,不再进一步被困和"被钩住"。

所以当她在扮演父亲(我在扮演她)的时候,我对她吹了一声口哨。这当然打扰了她。我们都笑了。我指出,模式一旦被打断,新的东西就可以发生。

然后我请她试一试,我们交换角色。她不喜欢吹口哨,所以她做了些其他的事情-发出有趣的声音并震动嘴唇。

然后她开始谈到,她想要给她的心滴上"眼药水"。当我探讨这点,发觉这是她可以平静自己的一个内部柔软行动。这是一个重要的补充,因为打断模式只有在你内心稳定时才能起作用。

第三,在打断模式以后,我给了她一些词语来表达:"爸爸,你现在让我感到无法呼吸。"这里用到了她之前在说被压制的时候表达过的一个短语-感觉窒息。

所以现在她打断模式就有了三个部分了。

2015年3月5日 星期四

案例 #132 - 亲密沟通

拉里一直在练习关注自己的感觉。他发现这是非常困难的。他已经搁置了感觉那么多年,让他很多时候他只能感到空虚。现在,他有时可以开始意识到体内的感觉了。

所以我想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构建。我请他在工作坊团体中找出他有着最强烈感觉联结的三个人,说出这些感觉是什么。他这么做了,然后我支持他把这些语句变成与人的关系。这样做后,他获得了发自内心的反应。这很令他感到鼓舞。我指导他继续这种对话,确保他是否能给出会把感觉加入想法/感知回应中。

他这样做的时候,对话就形成了。他获得了一些非常积极的反馈。团体中的其他人,第一次感到被他触动。他开始感受到体内的巨大温暖,不断在累积,所以他明显热乎起来。

这是过去他不习惯的情感愉悦的感觉,构成了拉里非常重要的体验基础。

对话在继续。接下来是他开始学习如何探询对方。他说出自己的回应,包含了对他人的积极评价,但不包括好奇或提问,或者核对自己的感受和想象。

我向他演示了如何做到这一点,看看他的投射是什么来找出到底别人是谁。

然后下一阶段涉及到谈论在听到别人呈现给他的复杂性之后对他的影响。在他之前荒芜的情绪世界里,他对人的理解和体验更多是两维的平面的。现在接受了自己的,然后接受了他人的情绪后,他的体验更多像三维的立体的,但然后他需要支持如何解读,理解如何继续对话。

每个人都很欣赏拉里的努力,包括我,都给了他非常积极的反馈。

这个过程是重要的,因为男人通常不太有发展亲密谈话的技巧。第一阶段要求他们和自己的感觉联结。由于社会化,或者还有创伤体验,很多男人本质上是与他们的感觉脱离的。它需要被治疗师和周围的人仔细地支持,来让这个发生。

然后需要支持他们在此基础上构建,进入交谈和对话。

因为女性更容易接触到感觉(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可以很容易融入团体,因为他们更容易表达她们的感觉。男人在这个过程中可能需要额外的空间和支持和耐心。

2015年2月27日 星期五

Case #131 - 胸口的刀


艾美谈到了安全感问题。她有恐惧,有时对会发生什么灾难性的事情感到焦虑。我她举一个例子。她的女儿刚上小学。艾美一直在向老师确信,会指给她女儿看操场在哪里,还有指给女儿去看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艾美对于她女儿是否知道去哪里玩也很焦虑。而在玩的时间段,她看到另一个男人,不是老师,带她女儿到操场上。这让他心中有极大的恐惧。她靠近那个男人,发现一切正常。什么不好的事情也没有发生。但那一整天,她胸口有一个深深的痛苦。我问她感受如何,她表示,那就像心上面有一把刀在刮一样。在完形风格中,我问的是关于当下的问题,她指给我看她胸口感觉痛的地方。

显然如此强烈情绪和更深的东西有关。在她的成年中并没有在她身上和孩子身上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她的生活是快乐和安定的。

然后她说到在1-4岁在奶奶那里长大。在这段时间里,她只看见她妈妈几次。之后她又和她的父母一起生活。

再次,她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胸部也很疼痛。她有参加一些精神分析,因而已经开始触碰这个创伤。但是,那感觉还是很真实的,强烈的,不能闪避的。她理解这个议题。但情绪还是问题。

所以我请她把她胸口的情绪表现在我的胸口上。

这是因为她深深地陷在哪个情绪中,他们被锁在她体内,显然未能释放出来。

所以她用手演示出"刀""切割"我的胸口。

现在她的情绪开始出来。她战栗,颤抖,哭了。她说她感到了憎恨。我鼓励她表达。

然后她说,"但我理解,我父母并没有恶意。这是她从自我觉察和以前的精神分析个案中获得的"洞见"。但虽然它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理解,也许还有一个程度的平静,显然没有触碰到当下内脏的感觉。所以我鼓励她去感受那个憎恨,并向我表达出来,好像我是保姆一样。这给了她许可,让她倒出来,而不是保留它。我让她的憎恨合法化了——那是大量深深痛苦的结果。

我跟随者她的情绪。接着她感受到了心里的痛苦,然后她的胃疼起来,摇摇欲坠。她的脸也在痛苦中变形。我鼓励所有这些情绪出来。我给了她很多的理解——"你别留下了,即使你的奶奶对你关怀备至,那对一岁的孩子也是毁灭性的,无法理解或消化。你有各种恐惧,失落,愤怒的情绪都是自然的。"

然后(在她的许可下),我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胃上,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背上,和胃的位置相对。我感受着她摇摇欲坠的情绪,带着节奏做着触诊,并强化着。她开始更充分地哭,大哭起来。她把这些情绪锁在体内这么久了,需要一些帮助才能释放出它们。

我请她把身体靠在我的身上。当她这样做时,她说着:"不要丢下我。""我会是一个听话的女孩。"显然她,像孩子一样,在指责自己,并试图做内部讨价还价,希望通过听大人的话做,来让她母亲回来。

再一次,我给到她对这个位置的理解。与此同时,我邀请那个憎恨的情绪-是讨价还价没有表达出的对立面。

接着,她又站在了"同情"她父母的位置。我承认了她拥有的成人理解,但再一次邀请她进入情绪,把"刀"按到我的胸口上。她这样做了以后,就能哭出来了,说出了她的愤怒和憎恨。

然后她有点头晕。这是她已经释放出大量能量的信号,现在需要整合。没有必要继续释放能量了,除非它能被整合到体内。她对于这样的释放还不习惯。所以我带她回到当下。她的手臂感到虚弱,背部有点酸痛。我说明了她之前的"接触"努力,终于可以放下了。她另一轮情绪冒出来后,她又感到晕了。我带着她在房间里到处走走,让她完全进入身体的感觉,让她到处看看,进入当下。她说感觉轻松,身体很清醒,以她无法记住的方式。

2015年2月13日 星期五

案例 #130 - 把扭曲的感觉转化成愿景

伊莎贝尔很沮丧。她说她的问题是一种"扭曲的感觉"。

她经常和老公冲突。事实上,她说的是"所有的时间"都在冲突。她是一个家庭主妇,大多数时间呆在房子里。他下班后会带女儿出去玩,但伊莎贝尔不会陪他们。

她说她衣柜里面的衣服不是黑色就是白色的。不管她做什么事,或穿什么衣服,她都不满意,想要做正相反的。这在现象学方面给我们的线索指向了某人的场域,以及他们在这一场域中是怎样的。但是我们不需要解读它,我们可以把它作为案主会给到我们洞见的信息。

总的来说,我听起来这像一个非常不愉快的生活。我问她能想到另外一种生活的愿景吗,更少"扭曲"的那种。

她立即跳开自己的座位,拿起了她的电话。她给我看了手机里存的一幅画——在一条河和一座山旁边的长椅。那是她的愿景。我请她详细讲给我听这个愿景。她的图画里是自己单独一人在那里,画油画,读读书。我问她说还有什么吗。就这些。她的图画里自己一个人度过余生。想着这幅场景让她高兴。

然而,她确实感觉到不舒服(扭曲),因为她甚至不希望她女儿在这幅图画里面。

这是一个很极端的愿景——完全隔离着的生活,完全靠自己,为了自己。这为我们提示了完形中称做极性的一端。它还指出了接触连续谱的另一端。

我问她多久一次她会达到像愿景一样的地方。"从来没有",她回答,哪怕是半天。

这使我很惊讶。的确,这是一个梦。她感到被她当前的噩梦深深吸引,她没有能采取其他步骤去接受滋养。

我用我治疗权威告诉她,你现在不需要治疗,你需要改变你的生活。你需要去到那个地方并呆在那里。

我问障碍是什么——是什么让她紧紧陷在痛苦的生活方式中,扭曲着自己去看着愿景。她很坦诚,那样她老公会把她从痛苦中拯救出来。

我指出,结婚都10年了这并没有发生,所以它可能以后也不会发生。他可能没有足够的情商这么做……或者事实上,他并不清楚她想要什么,还有他能做什么。

如果她想要结束她的痛苦,需要她带着存在主义的责任感做一些不同的事情。完形是关于选择的觉察。

我问到她的情况。她呆在家是为了负责照顾女儿,但周末老公常常会带着女儿去做些事情。

我指出她可以在周末去她梦想中那个有山的地方。这样做我是在"给她允许"。这是一个在案主固着的时候,治疗权威的有益应用。如果他们不接受呢,这意味着案主在这方面还有其他事情。但有时,这种支持对帮助一个人改变方向是可以起到决定性作用的。

伊莎贝尔立刻变得非常兴奋。她看到我的建议能实现,这将直接达成她心中的愿望,不再想着靠她老公来救她,这让她自由寻找自己的幸福。她充满着能量。我和她聊了更多的细节。

我指出,如果她愿意找到让自己快乐的方法,这将有利于她的女儿和她老公。由她开始。通过这种方式,治疗支持健康的自私,这是作为健康关系的基础。

工作坊团体中有人立即提出他有一座山可以让她一年中呆很长世间。那天晚上,自然发生地,她老公打电话给她,希望她能和他还有女儿去旅行。现在她有选择了。我帮助指导她该如何向老公解释她需要单独去。有时需要支持到案主,给他们文字来清楚表达他们的情况。危险在于"教他们如何说",而非带着一致和尊重去说。允许他们能以直接和明确的方式听到对需要的表达,并承认他人——这是治疗能提供的一部分学习过程。

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

案例 #129 - 你没有什么错

安娜贝拉有些担心其他人给她的反馈,她对关系有着保守的价值观。她想知道是不是她真的是太古板了,需要听他们的意见,稍微
放松一点。
这表明她愿意做自我反思,并考虑外在的反馈。对有些人来说,它可能表明案主倾向于全部接受别人的意见,完形语言称作内摄。

我问她一些问题,来确定她是怎样的人,有什么背景。

她过着听着非常快乐和满足的生活,婚姻是滋养和健康的,有产出却没有多余的压力。我越问越明显,人们对她的批评是按照自己观点。她看来满足于她的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对她很试用,她没有把它们强加于别人,而且她似乎也有着一个很好的边界感觉——对自己的边界和其他人的边界。

我继续探索,试图找到她是否有我们可以检视的矛盾,还有需要或渴望放松或改变的价值观。

我找不到任何东西。她看来是一个真正平衡的人,过着自己内在和外在都健康的生活,无论我用什么参数去衡量。

有时人们来治疗或参加工作坊,并不是来疗愈创伤或转化神经症,只是来学习和成长。而完形就非常像这样一种设计,这是博尔斯(完形创始人)最初的愿景——一种"真"的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一种治疗实践的专业形式,来"修复人"。

在一段时间后,我不再提问了,我不想只是在寻找症状;在完形中,我们以人们自己本来的方式接纳他们——这是现象学的方法-而非去寻找隐藏的动机。通过与来访者同在,得以显示更多的东西。

在本案中,看来安娜贝拉的演示和她的本来样子并没有不同步。我告诉她,她看来过着健全的满意的生活,我为认识她而感动,并以这种方式了解她。我感受到了我的眼泪——那是喜悦的泪水。

我告诉她,也许她可以教别人,很多人会期盼知道如何才能那样生活。虽然有很多老师和治疗师有着所有的"知识",模型,地图,能说出鼓舞人心的话,会很好地教练人。但能否真正成功地活出所有这些原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安娜贝拉显然是一个谦逊的人,并不想获得一个很大的名声或成为大人物。我告诉她,她有可以做一名老师的潜质。

她现在有泪水——再一次,也是快乐的泪水。她被我看见了,我们都感动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一个我-你时刻。两个人在一个地方能深刻地遇见。我不需要很明了地占着老师或治疗师的角色。相反,我用我的治疗权威来认可她,支持她认识到自己的能力,并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我还告诉她,那是我的议程。也许她不需要或不想要进入这样一个角色。我只是表达了我希望她那样做,因为我看到她可以做出很大贡献。

她平静地回答,但很正面。所以我建议她考虑,以她适合的方式正式开始某种形式的教学角色。

完形是乐于帮助和支持能涉及到案主现实的东西。这也包括了治疗师的感受,倾向意见,希望,愿望和议程——只要是显化的,并用来服务案主和他们的需求,在治疗关系中加强接触的质量。

所以我给她的回应是治疗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她不需要促进,而是在关系中被看见。人们是(而且通常都是)忙于他们自己的议程。我们作为治疗师可以提供的是承认他们,甚至是他们可能有的"困难"特质的人也可以被接触到,如果能以尊重地方式承认这些。也有可能,在那之后,像我一样带入议程中。但关键是要轻柔地,明确地,以一种给到对方很多空间的方式。

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案例 #128 - 被关注,去关注

珍妮谈到想要变得勇敢。她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有热情,对学习和声乐感兴趣。

我评论了后者,说她似乎擅长获得关注…但在我看来,她并不十分享受这些关注。她做了一些令人瞩目的事情,但似乎并没完全注意,或者吸收它们。她说其实她想要得到更多关注。我开玩笑她说也许她未来的职业,可能作为一个演员能带给她想要的关注。

我请她环顾房间,每个人都在看她,她被他们全都关注了。我请她吸收进这些,吸收到可用的。

人常常没有完全活在当下,往往聚焦在他们缺乏的,所以把他们带到当下是有帮助的,觉察"如是",包括那些有营养的。

她提到的第二件事情是她不想听父母批评。我觉得她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我问她感觉自己几岁-8岁。

我把她对得到关注的限制,与她听取批评的限制联系起来。她似乎无法区分消极还是积极的关注。

她然后表示她自己有某些症状-耳朵会有声响,我听起来好像她是在描述耳鸣。

她解释说她在逃离这个响声——通过各种方式让自己分心。当然这似乎是与她一直在说的"不听"有关。

她给了我其他几个主题,例如,-"害怕钱"…但我告诉她,她对我来说话题移动得太快了。

打断可能正在从一个主题滑向另一个主题的案主很重要。在本案中,她的版本是移动得太快了,而不是安住在正发生的事中。我告诉她,虽然她很擅长得到我的注意,但我发现自己很快就会失去兴趣,她并不擅长保持她得到的关注。

所以我请她探索一下耐心——放缓,深深地进入,完全当下。从那里,以临在来表达自己,而不是以戏剧。

她说-"我耳朵里的响声阻碍了我这样做。为什么我非得有它呢?"

我拒绝回答"为什么"的问题,相反我进入到面质模式并说-"去适应它吧。它不会消失的。"

这是我使用自己的治疗权威来阻止她。有时这样的战略干预,小心使用并在正确时机使用,可以对明显的回避很有用和有效。

她一直避免处理耳鸣,暗中希望它会消失,用它作为不听或者不快速行动的借口。虽然我相信,这种情况下一般来自于心理和场域背景——在本案中相当明显的是不愿听批评——这样的事情也慢慢植入了身体,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有时必要做的是接受,在某些事情可能发生改变之气-或不变。

在这样的方式中,詹妮平静下来,越来越定,尽管有耳鸣还是可以尝试去听。这也是她成长过程的一部分——从8岁到她年轻女性的阶段,一个成年人了,对逃避的创造性调整和寻求关注不再是必要或有帮助的。作为一个成年人可以接受自己有一定的局限性,和必须与一些事情呆在一起。

在许多方面,治疗是一个成长的过程,不管对什么年龄的人。它支持成熟、发展、觉察、对有品质接触的能力。有时这需要让一个人充满活力,有时它包括帮助他们接受某些内部或者外部的局限性。

2015年1月13日 星期二

案例 #127 - 守护警察

琳达带来了她的一个梦。梦中她开着轿车,刹车坏了。还有,她驾驶着一辆卡车,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以流行的完形方式,我请她传递出梦的现在时态。接下来我请她扮演梦中的不同部分——坏掉的轿车,不能保护她的刹车,和开着车非常害怕的自己。

我邀请她对着刹车说——她问它们为什么坏了。在完形中我们鼓励把疑问句变成陈述句。她然后的陈述句是——"我需要你是好的,让我安全。"

然后我从梦移到她的生活,找出哪些是真实的。我问她在目前生活中是否感到安全-和她的丈夫和父母在一起。她回答说是的。但却有犹豫。她说,"在外面,看起来是"。

我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她停了一下,然后大哭起来。她提到了最近想到的记忆,当她是一个非常躺在小床上的小孩子的时候,一个人进到房间。她说,她妈妈并没有保护她。

我问她能不能记起什么,但她不能。可是,情绪非常强烈,她显然是在深刻的痛苦中。

我不需要确信这是否是"真的",或取得更多的细节。事实是,她感到深深的痛苦,安全与保护对她是重要的问题。

我请她回到梦里,继续做梦——看看如果她一直在做梦会发生什么。她说到跑去求救,然后想到到她把孩子留在坏掉的车里了,这使她非常焦虑。然后一辆警车经过,她去问路。

这给了一个重要线索——存在一个权威人物,可以提供帮助。

然后我建议改变梦的故事,这是我第一次干预。我给她的想法是停下来告诉警察,而不是问路。然后他们提出带她回到车和她孩子身边。她坐着警车,他们和她一起去,帮她处理这种情况。

我问她对我给她的这个故事有什么感觉——她觉得好多了——在我建议改变故事时候还有听完之后。

我对她建议说,有些人是有着守护天使的,她可以有守护警察。

然后,她说,这对她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帮助。

这是人们可能落入的陷阱-想要发生一些什么事来完全改变他们的创伤。完形对创伤工作,但加入一个新的方向,而不是寻找一颗神奇的子弹。

我建议她每当觉得没有安全感的时候就可以调用这些守护警察。她说,"但我没有太多的信心"。这是一个重要指示,她更陷在记忆中的"问题"事件里,而非能接受一些当下的营养和支持。

这可能需要长期的治疗,或至少是一系列的深入个案。但这并不总是答案,也并不总是可用的。能提供的是新的支持形式,然后问题就变成了案主愿意承担多少。

所以我为她建议了一些回家作业-在家里创建一个小的供台-放上比如佛像或其他相关神像,还有一辆小警车。然后每天都去感谢一下守护警察。

这些梦中的图像,从她自己的背景出来。守护警察是一个比较少的想法,却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资源,来处理把她吸引回痛苦和不安全感的能量。这提供了至少一个可操作的干预——还有待观察是否足够,或者还需要更多的治疗工作。

这和"后沿"和"前沿"有关。后沿指过去,创伤和未完成事宜。这需要被照顾到,但它也可能拉我们下来,让过去变得比现在有更多的无停止的吸引力。

前沿是未来,是从现在进入到一个新的未来。它吸引了我们前行。在治疗这也很重要。好的治疗是能发现并给到前沿和后沿恰当组合。

2015年1月5日 星期一

案例 #126 - 进入定时炸弹中

我花了一些时间探索爱奥那的问题是什么。

她说她和自己的感觉没有联结。朋友有的说她是温暖的,有的说是愤怒的,有的说其他特点,但是她不能真的认同这些观点中的任何一个。

我发现这有点奇怪,因为我体验到的她是充满活力、能量和激情的。当她说话的时候,她很有活力,有趣并非常联结。

当然,许多人与他们的感觉没有联结,但是我还需要了解更多的东西。然后她告诉我她很多时候觉得不开心。再次……似乎比起浮现在表面上的还有更多其他东西。

我问她不高兴有多长时间了-她说从9年前怀孕开始。那时她与婆婆和丈夫发生冲突,这些到现在都没有减弱。

当然,外部因素可以造成某人的不快乐。但听起来有更深的原因。在怀孕期间发生,并持续下来的事实让我考虑到抑郁症。她表现得并不抑郁。但她我询问到抑郁症常有的一系列症状时——比如缺乏生活乐趣,缺乏动力、睡眠障碍-她说是的,都有。

虽然诊断可能使有限制性的,它也可有助于指出正在持续的模式,比如抑郁症可能表明有多么不快乐,需要严重关注。

我向她解释这个,还指出,她需要持续的支持,这些只会随时间而演变。重要的是要给到案主,治疗可以实现的现实期待。

她说她努力工作来应付非常忙碌的生活-孩子,家庭,工作。大部分时间她感到筋疲力尽。

我明白了,这是可被称为"高功能压抑"的东西——她适应着生活,从而掩盖了她内心的感觉。

她努力使自己不沉没在她不快乐的黑暗中。然而,在治疗上,这需要以支持的方式来发生。不进入到压抑里去,她将继续呆在逃避模式,因此就会无法进入到被困住的感觉中。

所以我邀请她注意她的衣服。她的裤子是黑色的,而上衣有一些鲜艳的颜色。我建议这就像她生活的一个比喻-明亮的色彩在表面,但黑色和不快乐在底下。她同意。

所以我请她看着裤子,用2分钟时间我和她一起做着,沉没到她的黑暗中。她同意了。

进入压抑很重要,但这样做需要陪伴和支持。

她眼含泪水,这样很好,当她的感觉开始流动,她能够和我分享了。但她说出喉咙有卡的感觉。

所以我请她躺下。我用我的手托着她的头,轻放在地上,请她让我照顾着重量。这是支持她感觉"沉重"的一种方式,与此同时,又可以感觉到抱持着。我慢慢地移动她非常僵硬的头。我小心地不去推,而是在每次感到阻力时候等待着。

我请其他人来抓住她的脚,轻轻拉动,为她身体内创造更多的空间来感觉。

然后我坐在她身边。她的感觉波浪般开始出现,带着小抽泣。我请她让一些声音出来,但那是她在那一刻可以处理的。一段时间后,她说她的胳膊感觉到麻木。

这是一个她做得足够多的指标。

重要的是在还没有触碰到某人的感觉时候,要慢慢走,让时间和空间得以整合。她已经走了很大一步,现在足够了。

她说感觉到担心,好像她是一个要爆炸的炸弹一样。我指出如果她一直压抑自己的感觉,这可能是真的。但随着打开和得到支持,她可以让她感觉的"炸弹"以一种安全的方式释放了。

针对抑郁等重大问题时重要的是不要走太远,太快。虽然完形治疗的过程和技术可以迅速把一个人带入到"自己的东西"中,很需要以他们能够整合的速度移动。这指向长期的工作——至少6个月的治疗,如果不是1年的话。虽然这看似量大一些,另一种选择就是成为"定时炸弹",对健康和/或身体功能都会有影响,或者和医疗带来自己的问题。

Blog Archive

© Lifeworks 2012

Contact: admin@learngestalt.com

Who is this blog for?

These case examples are for therapists, students and those working in the helping professions. The purpose is to show how the Gestalt approach works in practice, linking theory with clinical challenges.

Because this is aimed at a professional audience, the blog is available by subscription.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receive free blog updates every time a new entry is added.

Gestalt therapy sessions

For personal therapy with me: www.qualityonlinetherapy.com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Delivered by FeedBurner

© Lifeworks 2012

Contact: admin@learngestalt.com

語言:

HOME

Informed Consent & Rates

PROFESSIONAL TRAINING

Gestalt Therapy Defined

PROFESSIONAL SERVICES

PAYMENTS

OTHER STUFF

Links

Book:Advice for Men about Women

BLOGS

• English

Bahasa

Čeština

Deutsch

Español

Français

Greek ελληνικά

Hindi हिंदी

Magyar

Melayu

Italiano

Korean한국의

Polski

Português

Română

Russian Русский

Serbian српски

Chinese 中文

Japanese 日本語

Arabic العربية

English Bahasa Čeština Deutsch Español Filipino Français ελληνικά हिंदी Magyar Melayu Italiano 한국의 Polski Português Română Русский српски 中文 日本語 العربية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following my travels/adventures in the course of my teaching work around the world, feel free to follow my Facebook Page!

Dont forget I regularly travel to China to teach Gestalt therapy - 4 times a year!

Gestalt therapy sessions

For personal therapy with me go to: www.onlinetherapy.zone

vinaysmile

请关注完形Vinay公众微信: SteveVinay

logosm1
lifeworksgestaltlogoChina

Links

Career Decision Coaching

Here

and here

Lifeworks

Gestalt training and much more

http://www.depth.net.au

For Men

Here is a dedicated site for my book Understanding the Woman in Your Life

http://www.manlovesawoman.com

The Unvirtues

A site dedicated to this novel approach to the dynamics of self interest in relationship

http://www.unvirtues.com

Learn Gestalt

A site with Gestalt training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videos, available for CE points

http://www.learngestalt.com

We help people live more authentically

Want more? See the Archives column here

Gestalt therapy demonstration sessions

Touching pain and anger: https://youtu.be/3r-lsBhfzqY (40m)

Permission to feel: https://youtu.be/2rSNpLBAqj0 (54m)

Marriage after 50: https://youtu.be/JRb1mhmtIVQ (1h 17m)

Serafina - Angel wings: https://youtu.be/iY_FeviFRGQ (45m)

Barb Wire Tattoo: https://youtu.be/WlA9Xfgv6NM (37m)

A natural empath; vibrating with joy: https://youtu.be/tZCHRUrjJ7Y (39m)

Dealing with a metal spider: https://youtu.be/3Z9905IhYBA (51m)

Interactive group: https://youtu.be/G0DVb81X2tY (1h 57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