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Me

我的相片

I teach and practice Gestalt therapy, Career decision coaching, and Family Constellations work. As well as Australia, I teach workshops and training in China, Japan, Korea, the USA & Mexico. I am author of Understanding The Woman In Your Life, a book of advice for men about relationships with women. In my work as director of Lifeworks I provide therapy,  training and supervision. I am a Phd candidate, studying the interpersonal dynamics of power, and am currently director of an MA in Spiritual Psychology for Ryokan College, an accredited online institution based in LA.

2013年8月30日 星期五

案例 # 20 - 冻住的盖子


简被治疗团体中的分享激怒了。她上来颤动着。她不想谈论具体内容,这也可以的。我们只做能量的工作。我请她描述她的体验。她谈到感觉被冻结了。我邀请她打比方说出她的感受。她说像一个冻住的盖子。我问她身体上哪里有这种感觉-胃的下部。

我请她就好像她是盖子一样说出“我是一个冻住的盖子”。她说了,然后谈到了她把“边缘”密封的方式。

因此我请她说说“边缘”。“我就是一道边缘”’然后她就描述起了成为边缘的另外方面。

我请她把一只手放在身体上“冻住的盖子”对应的地方,另一只手放在边缘对应的地方(在她一侧)。然后,用呼吸来感受哪里。这个加强了她的感觉。她的腿开始发抖,所以我鼓励她这样。

她感觉到很多悲伤,她在哭。但是她无法表达什么。

所以我请她摆动她的脚趾。她感觉很困难,只能做到一只脚。然后,过了一会,我支持她可以摆动她另一只脚的脚趾了。

接下来她开始打嗝,多次打嗝。她说,这一幕她很熟悉。

从身体层面来说,打嗝是很好的释放方式,是身体开始向表达的移动。

很确定的,她感到她向上的能量,但是说不出什么话。所以,我鼓励她身体放松,渐渐地她可以用语言描述出感觉了。我请她直接说出来,好似那个伤害过她的人不在那里一样。

这个结束了她静悄悄负担了很多年的痛苦。

通过请她打比方表达出感觉(盖子,边缘),然后我们可以直接和这些感觉工作。通过请她拥有这些感觉(找出对应身体部位),聚焦了她曾经消散和回避的觉察力。自然,没有人想感受痛苦。

通过支持她与身体内的能量和感觉呆在一起,我们完全绕开了她思维的过程,让打开自然发生。如果你和身体过程在一起,这一直会发生,因为身体一直是在朝着疗愈移动。

2013年8月28日 星期三

案例 # 19 - 吸引力和边界


蒂是一个谈起她的恐惧的年轻女性。我问,你怕什么呢?她答:怕男性。我请她阐明。她解释说她想要男性关注自己,但同时又害怕这点。

我指出,作为治疗师和老师,我也是一个男性。她说,是的,但我真的没有把你想成那样的。

我的焦点是把问题带入此时此地,以及关系中。我想把自己作为一个工具,用到带出更多觉察和发展关系体验过程中。

所以我答复说,事实是,我也是一个男性,请她看看这对她意味着什么,可能会有用。

她说,很惊慌。我问为什么,她说我可能会发现她很有吸引力。

那有什么错吗?

因为我可能会爱上她,接着会产生一个她不想要的麻烦的局面。
所以,我邀请她告诉我,直接说:“我不想要你爱上我,那样我是不可能做到的。”

她感觉好多了,在她宣布边界的时候。

我接着说出了我的经验。我说,我也不想爱上你。我的确发觉你很有吸引力,但那个事实在你的边界里存在着,也在我的边界里存在着。

我们然后继续谈话,我说出发现她很有吸引力对我感觉如何,她说对她感觉如何。

她到了她问题的边缘上-想要被关注,但又害怕这点。

通过以安全的方式探索问题,她可以拥有安全的感觉,拥有可决定自己的边界并表达出来的感觉,拥有可与吸引力打交道而不用变得太过份的感觉。

讨论中,她有几次感到不好意思,所以我把焦点调回我自己与我的体验身上。我分享说我在整件事情上也没发觉自己有很轻松的感觉- 不时地我会把我的觉察力推开。因此相互之间能讲出来是非常棒的,只要简单地体验当下的那个联结,而不带有失去控制的恐惧。

这对她而言是新的体验,给她带来建立边界、谈论主题的自信,并明白我们可以触及关系中的与性(吸引力等)有关的部分,而不会有问题。

完形强调真实性,把它用在提高觉察力的过程中,并带入关系之中。

2013年8月27日 星期二

案例 # 18 - 微型假期


特鲁迪和她的阿姨,舅舅住在一起。舅舅认为她对心理学的兴趣是蛮无聊的,力促她去找个工作,批评她参加这样的工作坊瞎用钱,告诉她26岁了该马上结婚了。

我问她体内有什么感受,她说感到肩膀痛。

身体上,这通常和过度发展的责任感有关。

果然,她给了自己很多压力,像找工作,什么样的工作,等等。我问她她想要做什么呢 -  治疗工作。但是她感到她需要实践和生活经验才会准备好。我问她何时才能好-她回答,“当我年长一点”。

完形里,我们总是聚焦在具体上,所以我问她,多年长?她回答80岁。

因此,我询问她从现在到80岁,她要从事什么工作呢? 她感到由于压力,她无法很清楚地思考这个问题。

所以,我邀请她从压力里“休息一下”,过一个一分钟的假期。这一分钟完全和我一起处在当下。我观察到她有些我很欣赏的东西出现。我邀请她再来一次。

这个过程让她连接上了此时当地,让她更加深入地进入到和我的治疗关系,也提供给她一个积极的认同。(她说过她没有得到任何鼓励,只有来自父母的压力)。这个把她带到感官的觉察力里面。完形中,我们采用这类接地过程,把人们从他们的“故事”和纲要中带出来。

在这儿,我建议做一个完形试验。

她的确好好放松了一会,但感觉这样很困难。她不能给她自己很多“假期”。

我过来她身边检查,找到她肩膀上感到痛的地方,用我的手指压下去。这不是做按摩,而是把觉察放入压力点,以及让她的觉察力变得敏锐-她曾经不习惯的东西,曾经把这个觉察力留在背景中。

当我放松手指,她也能感到放松。

我们再次尝试过一个简短的“假期”,再比较全面地讨论她的工作情况。

接着回到“假期”,她还是感到有些困难。

这个试验对她这么难,我表示我有些难过,我担心的是她如果一直把这么多压力放在自己身上,她或许不能活到很老的年纪。

这样她的觉察聚焦到了更大的画面上,到了选择与这么大的压力一起生活的结果上。这也给了她一种视角,她过去的习惯将把她带到她或许并不真的想选择的道路上。

完形,其实全部是关于选择。

2013年8月26日 星期一

案例 # 17 - 打断陈腐的故事


杰克有心理问题。他在生活中吃了很多苦。进进出出诊所,经历了全药物疗程,进行治疗来对付一个他感到巨大不可能的负担。他的自我意识是很低的,对人也没有信心,他很胆怯。

他大声地说着自己如何吃苦的故事。

我直接打断他。我的判断是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故事,对他没有好处。只能让他得到怜悯,让人为他感到难过,为他自己继续受苦提供理由而已。

我告诉他我会给他一个方向,来区分快乐和痛苦的事情。我邀请他看看房间里面,确定哪些人他看他们的时候身体内是感到快乐的,用一个尺度,比较快乐和不太快乐来衡量。

然后我请他挑出他看着感觉最好的人。他从治疗团体中挑出他的治疗师。我请他描述他的感觉。他说胸部感到很热。我请他把气吸入到胸部,他明显很放松,面容很柔软。

然后我请他挑选出治疗团体中第二个最舒适的人。他选出的是最年轻的一位成员。我请他重复刚才的事情。

做完所有的过程之后,他的体验是一种平静与满足。

这个试验打断了他受苦的悲伤故事,让他和关系中当下有生气的部分联结。

完形在现时中工作。进入故事也许在提供背景,加深理解方面有用。但是有些故事是新鲜的,值得去讲和听。其他故事是陈腐的,没有新意,自我加强纠结的而已。

所有故事都最终要带入当下时刻。在那里我们有选择,这就是完形的焦点。

案例 # 16 - 微笑眼睛,胆小眼睛


英格丽德看着我说,你有一双微笑的眼睛。

我说,比胆小的眼睛好。

我想把极性带出来-她感觉和我在一起是安全的这点很棒,但是那仅仅因为她没有看见我的胆小的部分。关于她自己的胆小的部分又是咋样的。我的兴趣是移向更加完整的关系,而不是仅仅呆与假设的安全呆在一起。

所以我问她何时有胆小的眼睛,并聊起了我在愤怒和受伤害时候的(有胆小眼睛的)情况。

她提到了愤怒时候有,我问一个具体的例子。她谈起有一次丈夫打电话给她,她告诉了他当时很忙,真没有时间聊。但他还是说了很长时间,她也就一直听他在说。长期以来,她的模式都是这样。

所以,我建议做一个试验。

我们站起来,面对面举起手,然后复制她和丈夫电话的例子,在这个例子里,他丈夫把她声称的边界推了过去。我慢慢地把她的手往后推,因此她要么往后退要么摔倒。

然后我请她推回来。她试着做了,但是用的力很弱。我们试了几次。

我鼓励她保持住她的边界。最终她集中她所有的能量,给出一个非常用力的回推-感到非常强。

然后我请她演她丈夫角色,来推动我的边界。这对她是很难面对的-成为进攻者是很难做到的过大的一步。

所以,这次我要求她不要允许我推过她的边界,而是约束与遇见我的能量。 她感觉她的腿动不了,手上面力量很小。因此我把她的觉知向下带入到脚部。过了一会,我请她往前跨一步,而我后退。最后,她全身都加入了,我可以向前很用力的推,而她也很用力回推。

感觉这是非常强的交峰。

这是一次非常用力的试验,我们没有讨论情况,而是带入此时此地的当下,发生在我们之间。通过把我自己带入,我能感受到治疗关系中正在发生的,并支持她度过冻结和软弱,达到全然。

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

案例 # 15 - 컬러 실명, 점멸, 정서적 민감성


王先生,弱感觉和眨眼的个案

王先生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我想要演示现象学的方法。所以我开始关注他的T恤- 那是非常无聊的棕色。

他说他选择这种颜色的T恤是因为他有些弱视,他看这件衣服是绿色的。

他的确在描述他对颜色的感知时,用了一个词“弱”。

接着他开始说他身体感官和人际洞察力都很“弱”。这导致他和女朋友有些问题。

我把自己带入讨论,谈起我自己薄弱的感知能力。

这个我个人情况的揭示,成为他更加打开的基础。

他想要知道如何改变或者修正好这个。

我从完形的观点解释说,我们对修正不敢兴趣,而是要更全面的成为“如是”,理解每个人风格的力量和局限。然后,也许就会扩大可能性。

所以,我请他说出一个具体的例子,他的风格是如何对他有用的。他会说一些事情,然后马上说“但是”......  所以我在他自我欣赏的时候打断了他,并分享了我自己的例子,评价我的风格是如何对我有用的。

完形的方式是经常由治疗师以自我带领,提供一个例子。

然后我问了他关于局限,他宽泛地回答了。我请他给出一个具体事例。在完形中,我们总是带着具体问题碰触底层问题,以便能开展工作。

他举例,他的女友想要听赞赏性的甜蜜的话语,而他呢,认为已经说过了,所以很抵触。他发觉要真正了解女友的感受很难。

我接着引入我对他眨眼的观察,那动作不太寻常,很频繁,有时很明显。

他不太知道他在这样做,我邀请他觉察他眨眼时正好闭上眼睛时的感觉。我邀请他看着工作坊团体中的某些人,注意眨眼时发生了什么。这很难,他很快做了一下,没有真正注意。

我请他看着我,注意力集中。他直接做了一个自我评判,但我还是请他注意他自己,他的体验,像照相机一样(聚焦自己)。

这对他很难,他的觉察力不够。但是有一刻,他有一次很慢的眨眼动作,我问他那一刻发生了什么。

他说他在避免(与人)接触。

完形中,我们观察现象,特别是事情发生变化的交叉点,探究那一个点上的体验。

我们讨论了逃避,我举出我探访我父亲的例子。再一次,我自己的揭示,提供了他进一步接触的基础。

他带着一些情绪回应- 他也在和他父亲的交流中有问题。

我们没有时间进入那件事,但这标志着进一步工作可以开始。

现在已经有许多可以涉及,所以我们结束了这个个案。

他被留下来呆在一个特别的地方去练习觉察力,他刚开始做这样的事情。他很聪明,经常陷入思考。所以,眨眼就给了他身体记号,能帮助他与他的感受联结,尤其在注意到事情变得过度时。

他和其他人同频的能力一直要到他感受自己的能力首先被开发出来。他的“弱”感觉至少某种程度上可能得到控制-当他用眨眼打断自己的时候。

2013年8月18日 星期日

案例 # - 14 睡眠:保持和放手


朱丽说,坐在工作坊团体里面感到非常放松,昏昏欲睡。

她说已经失眠20年了。我问她那时候发生了什么,她说有很多事情,她那时非常忙,没有很多时间睡。我没有带她去探索背景,而是决定聚焦在当下的体验,建立完形试验。

我解释说,睡眠是关于释放,就是她在团体中一直能做的,感到困乏。

所以如果她对平时睡眠感到困乏,她显然是一直对保有很熟练。

我邀请她和我一起探索释放与保有,方式是抓握我的手腕。然后我请她展示团体中感受的释放是怎样的,与她睡觉前通常感受的保有是怎样的。

我注意到她的保有并不是非常强的-主要仅仅是当中两个手指的一点点。所以我请她注意这点,并请她试验释放。这个对她不难。
这是一个小试验,这个给她正在干什么的直接感受,和另外一种行事方式。我建议她在入睡前觉察她的保有方式,和她是如何释放我的手腕的,如何在工作坊团体中释放的。

完形试验是关于把问题带入当下,用一种积极的,具体的和创造性的方式来探索。在当事人和治疗师的关系中带入可能性。这样也帮助治疗师直接了解正在发生什么,而不是被描述的。试验提供了新的体验,把未被注意或细节不明而正在发生的带入觉察。在完形中,我们理解当你把事物带入完全的觉察,它们就不再卡住,未完成或者分裂...整合自然发生。这就是道的观点。

2013年8月15日 星期四

案例 #13 - 血梦


莉斯有一个重复的梦。我请她用完形的风格,现在式的英语说出这个梦,那是我们让当事人用梦境进入当下。

她是这样描述的:
我在一辆火车上,坐在妈妈身边。前面有两个男孩,穿着黑色制服在和我闹着玩。妈妈生气后,男孩走开了。现在有一个在我身边的火车上撒尿。从肠子里流出很多热血。火车地板上是温暖的红色血液。我吓坏了。他只是站在那里,血一直流出来。另一个人呢,也在做同样的事。

在我们抵达火车站时候,来了一个女医生带着很多设备,我感到很放心因为她在那里。
--为了和她更深入和当下地联结,我问她的感受
...害怕,死去的感觉,很孤单。

当她试想男孩的感受时说,我在失去力量,倒在地板上。我体内无法保持生命力或者温暖。

我邀请她“进入”她的身体 - 这把梦境体验和她当下的身体体验联结,并更接近“她是谁”。

...她感觉胸口有一个没有底的桶。我问她目前感觉体内有多少温暖。她报告有30%.

我给她反馈 - 把她身体的体验带入关系中。

我对她的体验是,她是一个非常温暖的人-我说70%。

我向她询问这个差距 -给她一个试验 - 她能把她的温暖度调高和调低吗?

我们就开始做这个自然发生的问题:温暖。

当她把温暖调低,她感觉像在奔溃,膨胀,肠子很冷。

她说,她其实经常感觉小肠那里疼,像针扎一样。她很怕冷-在冬天很难呼吸。

我请她“进入”她的小肠(的感受)。
...她感觉沉重,障碍,潮湿,不动。

她报告说她不擅长接受身体的感受。她不太能从食物中足够的营养。如果她被人触碰,她会感到害怕。她花一些努力放松下来。她的性也不多。她想要身体接触,但更多是孩子般的。

我请她“做”梦里面的血-来探索温暖…
...她说, 我是温暖, 充满生命, 充满营养。男孩在拒绝我,我从他体内出来,我不被他需要。
我问她这个与她的生活在什么方面契合,把梦境的经验与她的真实生活联结。
...她提到了她拒绝生活的方式...这太多了, 有时太麻烦了, 感觉不到被理解,一个内在的男性声音告诉她应该死去。

所以我问起了她爸爸...他一直是抽离的。当还是孩子时候,他非常封闭,不和她讲话, 只是看电视或者自我隔绝。他的脸是严厉的和刚性的。她对他感到难过,像男孩一样行事试图取悦他...只是想看见他笑和快乐。

现在作为一个成年人, 当她看见她爸爸,她就感到胃疼。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孩,想要他的妈妈。

所以,现在很清楚了。作为孩子,她需要父母的温暖。但是实际上,是她在温暖她爸爸,而她永远做不到。这个任务对孩子来说太重了,这个吸干了她的生命能量。现在她没有一个非常好的吸收温暖的基础,她有一个感到耗尽,给出大于收获的习惯。这个让她对人是宽宏的,表现得像妈妈,但是内在感到痛和空虚。

这个分裂代表了对生命的拒绝,她处于困惑和僵局中。

到达这一点后,我们不解决僵局,但是我们做的是把觉知带入。在完形中,所有的变化都从觉知开始...

2013年8月13日 星期二

案例 #12 - 梦想:双胞胎,水,母亲


梦,白日梦和故事都是相近的:它们提供了我们了解整个人的途径。

杰西编了个一对双胞胎的故事。他们在大坝的一边玩。主角我们叫他托尼,怕水。另外一个叫杰克不怕水。杰克在水里玩,开托尼玩笑,叫他进来。托尼往后撤。他们的母亲过世有一段时间了。是继母在照料他们。托尼的口袋里面有一块石头,是妈妈的纪念品。杰克把石头从他口袋抓出来丢进了水里面。托尼赶紧去追石头,然后发现他在水里很安全。他忘了石头。

杰西的问题是他很犹豫是否要和女友结婚。他爱她,但是他对于长期的未来感到没有信心,而且他无法做出明确的决定。

我们探索了这个梦,让杰西识别每一个角色。作为托尼害怕水,害怕浸入水里。而杰克天生爱玩,舒服地在自己。作为过世的妈妈,是有爱的,年轻的,柔软的。作为水,是深的。

这里杰西对于妈妈的体验是重要的,他的生母曾是冷淡和疏离的,这部分带来了他和女性关系的困难- 他害怕太接近女性而导致关系中会出现冷淡。

所以这里清楚的是他和经验中的女性部分更深入,更温暖的联结。这是他跳入水中的动力。也很清楚他需要这对不害怕的“双胞胎”的帮助,接过温暖母亲的印象,“扔”入水中。

所以我问他我们是否演出来。我演双胞胎,拿出他口袋里面的纪念品,扔进水里。他同意了,开始讲述,“现在我正拿出纪念品,现在我正扔进水里”他想象他自己随后进到水里,然后他感觉非常放松。

这是一个有深刻意义的体验。他感觉平静,解决,并能在更深处接触自己内心。没有让他对亲密关系未来的担心困扰他自己。 在故事里面,他一旦“在水里”,他就不再需要关于妈妈的记忆了。可是很清楚这里需要几样东西。首先,帮助他的人-他需要“双胞胎”引导他的注意力到他期盼很久的温暖的妈妈。然后,他天然的移动向那里。最后,他真正地可以与自己在一起,不再需要分裂为有点犹豫还想潜藏起来的部分,以及另外朝向生活移动的部分。他感觉这两部分合一了。他感觉和心中深深的,温暖的和女性的部分联结上了,所以他能毫不犹豫地深入生活和关系。

2013年8月12日 星期一

在线研讨会上,上海。


* 欢迎大家光临中欧校友心理健康群。现在Steve Gunther (vinay)在我身边他可以打字英文,我可以翻译成英文。一会他可以向大家问好。

* Hello everyone. I am happy to be on this seminar with you.
I am Vinay Gunther, from Australia, and currently here in
Shanghai.
I have just come from Nanjing, where I ran a Gestalt workshop on
the weekend for the Existential Psychotherapy Institute.
Thankyou. I am happy to be in China, and sharing my excitement
about Gestalt with you.
好的,Steve说向大家问好,他刚刚结束南京存在主义心理治疗学院的完形工作坊。现在他介绍一下完形。

*Gestalt is a therapy, but its also a philosophy and way of life.
It draws on a long philosophical tradition 200 years old
完形是一种治疗方法,也是一种哲学和生活方式。有200年哲学历史了。

*The first principle is awareness. Here we work with non-
interpretive awareness. That means, we are interested in the 'what
is'. We notice phenomena, and enquire into the client's
experience. This is a contrast to an interpretive approach, which
starts with a 'map' of the world, and explains our experience
using that map
第一个原则是觉知。这里是指不带解释的觉知。它的意思是,我们对“如是”感兴趣。我们注意现象,并且询问案主的经验。这是和解读性的方法相对的。那种方法从世界的“地图”开始,用那个地图解释我们的经验。

*The second principle is Field Theory. In this case, we are
interested in the context of the person's experience. We look at
all the interconnected factors. We understand the problem by
understanding all the influences -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Relationship, family, culture, economy. Everything affects us. We
pay attention to complexity, and we find a way to use this
therapeutically to grasp the whole picture
第二个原则是场域理论。这种情况下,我们感兴趣的是人经验的背景。我们考察相互之间关联的因素。我们在所有相互影响的因素之间理解问题-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关系,家庭,文化,经济,每一件事情都影响我们。我们注意到复杂性,我们寻找一种方法来治疗时抓住整体图像。

*The third principle is dialouge. Here we move out of the expert
position, into a more horizontal relationship. What matter is not
our specialised knowledge, but our ability to meet as two human
beings. This requires humility, and a willingness on the part of
the therapist to be transparent and authentic.
第三个原则是对话。我们从专家的身份出来,走入一个平等的关系。重要的不是我们的专业知识,而是我们作为两个“人”交往的能力。这个需要谦卑,愿意站在透明和真实的治疗师角度。

*Lastly we use Experiment. This means instead of 'talking about' a
problem, we bring it to life. We use creativity, drama, and
embodiment to explore an issue. This is an action mode, but it's
oriented towards increasing awareness, and developing new
experiences rather than being prescriptive.
最后我们谈到实验。这意味着不是“谈论”一个问题,我们把它生活化。我们使用创造性,戏剧和具体化来探索问题。这只是一种行动模式。这样可以朝向增加觉知,发展新体验,而不是指令性的。

*So Gestalt practice is an integration of these four pillars. We
use each one, depending on what is the need of the client, and the
need of the moment. This is useful not only in therapy, but in
business, education, group settings.
所以完形的实践是以上四个支柱的整合运用。我们根据案主需要,当时的需要决定使用每一个。完形不仅对心理治疗有用,而且可以用在商业,教育,团体模式中。

*I will also mention some core Gestalt values. The first is
Authenticity. This takes courage, and a willingness to be fully
present in relationship. The second is Responsiblity - not in the
sense of Duty, but in the existential sense - that I have full
ownership over my choices, and therefore my life; I am not in the
victim stance. Thirdly is aliveness - we are interested in how to
live fully, rather than simply following what is expected by
others.
我也将再提出一些完形的核心价值观。第一是真实性,这个需要勇气,还有愿意在关系里面完全临在。第二是负责任,不是职责的意思。而是在存在的意义上,就是我对自己的选择有完全自主权,以及我的生命。我不是处在一个被害者立场上。第三是鲜活,生动,我们感兴趣的是如何彻底活出生命,而不是简
单跟随别人的期望值。

*Steve问大家目前有问题要问吗?

*同学:老师上课是什么形式的?

*I like to present the theoretical framework, to give a context,
and then demonstrate with individual work. After that, I explain
what I did, referring to the theory principles, and then ask for a
discussion.
我上课将会使用理论框架,给出一个背景,然后展示个人的工作。之后,我会解释个案,导向理论原则,并邀请大家讨论

*同学:完形是否类似禅宗,当头棒喝?

*That is an old style of Gestalt, from Fritz Perl's style 40 years
ago. But now we practice in a different way. We are more
interested in support, and in the relationship, so its more two
way, and more sensitive and patient.
类似禅宗形式更多属于一种老的完形风格,从Fritz Perls(完形创始人)40年以前开始的。但是现在的完形更多是不同的方式。我们更加感兴趣的是支持,关系中的,更加双向的,更加敏感和有耐心的。
我身边还有黄建和老师的评论:完形里面有大量禅宗的智慧,同时,禅宗不仅仅是棒喝,还有更多很好玩的形式。

*同学:非常谢谢。我有一个问题,以上提到的四个原则:觉察,整合和联结,沟通,和体验也在其他现代治疗方法上使用,完形有什么特别聚焦或应用的吗?
Thanks a lot. I do have a question. the 4 basic principles
mentioned above: awareness, intgeration and connection,
communication, and experiencing are also used by many mordern
therapies, and what's Guestalt's particilar focus or application?
thanks again!

*Yes, its true, there is more convergence these days between
therapies. Firstly, there is a deep tradition in Gestalt, so its
not techique-oriented. The emphasis is on absorbing and
integrating the principles into your own understanding and life,
and then you can apply them with others. Secondly, there are some
distinctive features - for instance the emphasis on authenticity
and transparency on the part of the therapist. This is still quite
rare - most therapists and therapies are more facilitative, more
focused on the client. But Gestalt does have some parallels in
therapies such as Intersubjectivity, which sees the issues of the
clients as being co-created in the therapeutic relationship.
是的,这是真的。最近的治疗方式间有很多整合。第一,在完形中有很深的传统,所以它不是技巧导向的。重点是把完形原则吸收整合到你的理解和生活中去。然后你才能把它们运用出来。第二,有明显的特点-举例来说从治疗师角度强调真实性和透明。这是非常少见的。更多的治疗师和治疗方法都是引导状态,更聚焦在案主身上,但是完形也和其他治疗方式用平行之处,比如主题相关理论,在治疗关系中共同创造案主问题的解决方法。

*同学:谢谢,因此,我能否说作为一个完形治疗师,他需要深入理解事物,比如生命的意义和目的,做一个更加整合,真实和幸福的人,然后才能帮助他人?
Thanks, therefore, can I say as a Gestalt therpist, one need to
have in-depth understanding of things like meaning and purpose of
life, to be a more integrated, authentic, and happy person, before
one can help others?

*Well, we are all works in progress, but its true, that you need
to be doing your own therapeutic work, so you develop the depth of
your own awareness, and can then bring that into the relationship.
This is first; of course, knowledge and skill is also required.
These can be learned.
好的,我们都是在进步中工作,但是真的,你需要做自己的治疗工作,你需要发展出自己的深度觉察,能把它带入关系中。这是第一步,当然,知识和技巧也是需要的,这些可以学习。

*同学:我有点怕完形。
另外一个同学说:我超爱超爱完形,众多课程中最爱的,下次我们一起吧

*My style is to start with where you are at. If you feel anxiety
or fear, then we begin there, and I find what support you need.
Fear can paralyse, or it can be a window into your deeper needs,
and the first step in reaching out.
我的风格是从你目前的位置开始。如果你感觉到焦虑或者害怕,那我们就从那里开始,然后我可以从你的需求开始支持。害怕可以使你无力,也可以成为你更深需求的窗户,第一步是开始行动。

*Please come to our salon tomorrow night, so you can see how thisall works!
请明天晚上来我们的沙龙,你就可以看到这一切如何运作~!

*同学:感到太有趣了,可惜我住在北京不能参加。
feel so interested! what a pity that I'm located in Beijing and
cannot attend!

*Well, I will have to come to Beijing sometime !
好吧,我将来某个时间来北京吧

*同学:那太好了,期盼着。
That would be fantastic! looking forward to that!

*For those who can come tomorrow to our salon in Shanghai: I will
do some demonstration work, so you can see how the modern Gestalt process works.

对于那些能够明天来上海沙龙的朋友,我将做一些展示工作,你们就可以看到现代完形的运作方式了。

*So one question I could address is how is this relevant in the
business world?
我可以说说完形如何与商业有关。

*For a manager for instance, its very important to be able to get
out of your thinking, and just be able to observe without
evaluation. In that way, you can step out of your habitual ways of
seeing, and allow new information into your awareness. This
expands your curiosity about what is going on, and what is
happening in those around you. By stepping out of your familiar
patterns, you can create innovation, and make space for new things
to happen in employees and teams. It all starts with your awareness.
对一个经理人员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从我们的思维里面跳出来,能够不带评判的观察事物。这样,你就可以从习惯性看法里出来,允许新的信息进入你的觉知。这样拓宽了你的好奇心,了解你的身边和你里面正在发生什么。从走出你熟悉的模式开始,你就可以做出创新,为在员工和团队中的新事物发生腾出空间。所以一切从你的觉察开始。

*Field Theory is also very useful. When a problem occurs you can
pay attention to the way that the context creates that problem,
rather than individuals. What is happening in the dynamic of the
team, or the company, which invisibly organises this issue? This
requires a different way of thinking - multiple rather than
singular causality. It also requires thinking outside the box, and
moving beyond blame, to a curiosity about the larger system.
场域理论也是非常有用的。当你遇到一个问题,你会注意到产生问题的背景,而不只是个体。在团队或公司里面动态地正在发生着什么,那个是看不见的背后的力量。 这需要采用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多重因果而不是单项因果。这个也需要跳出盒子来思考,移出责备的模式,到达一个更大系统下的好奇。

*大家有问题吗,欢迎问题

*同学:我有一个问题。场域理论看起来非常注重整体观和元素之间的相互联系,和系统思考有什么区别和联系呢?I have a question: it seems that the field theory pays great attention about the big pituture, the whole, and the interconnection among the components. what's the difference and/or relations between the field theory and the system thinking?

*同学:系统思考也注重整体观,并且强调不做简单归因并且深入理解内在机制。The system thinking is also focu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the
whole,and do not simple attributes the phenomina to one or two
causes.

*They utilise the same principles. But systems theory focuses on
discrete systems. Whereas field theory also includes a broader
focus. We can focus anywhere in the field; we are guided by the
issue at hand. Sometimes we need to focus on the immediate system that the person is part of. But we can also move very laterally;
one of the principles of FIeld Theory is Possible Relevance. That
means we can look at aspects of the field which may not seem to be important, and gain very useful perspectives in that way.
它们使用同样的原则。但是系统理论聚焦在离散的系统。而场域理论还包括了更广的聚焦。我们可以聚焦在场域里面的任何地方。我们用手头的问题来指引。有时,我们需要聚焦在个案当事人当时所在的系统里面。但是我们也能移向另外一边。场域理论的一个原则就是“可能的关联”。那个意味着我们可以看到场域里面的各方面,不一定是看起来重要的。从而这种方法可以取得非常有用的观点。

*同学:非常清晰,多谢!That is very clear answer. thanks a lot!

*同学:看来场域理论和后来整合心理学中肯威尔伯提出的全子理论也有很大的相似之处。It seems Ken Wilber's holon theory from the later
intergal psychology also has strong similarity to the Field
theory.

*A useful access to the Field is stories. There are old, worn out,
and lifeless stories which simply repeat themselves, and reinforce
stuckness. But sometimes people's stories need to be heard, they
are alive and full of energy and potentiality and emotion. The
skill is discerning the difference, interrupting habitual stories,
and bringing them to life - this is where the Gestalt Experiment
is very useful.
一种到场域的有用的方式是故事。有些故事是旧的,非常古老的和没有生命的,那只会让案主重复他们自己,加强他们被困住的感觉。但是有时候,人们的需要听到故事,是鲜活的,充满能量,潜力和感情的。这些技巧非常好的领悟了差异,打断了当事人习惯性的故事,把他们带入生活-这是完形的实验可以大有用武之地的地方。

*Yes, holon or fractal theory understands the way phenomena is
expressed throughout the system. This means we can look at any
part of the system, and we can access core information. In
Gestalt, we take this understanding and apply it to revealing the
partiular dynamic that will have the most change leverage.
是的,全子或分形理论是从现象在体系内全面表达的方式。这意味着我们可以看到系统的任意部分,我们可以获取关键信息。在完形里面,我们采用这种理解方式把它运用到揭示带来最重大变化特别的动力。

*同学:Thanks a lot for the clarification. I will say this gave me
a totally new udnerstanding of the mordern Gestalt theory. it is a
lot more profound and complicated than I thought. 多谢您清晰的阐述。这让我对现代格式塔理论有了全新的认识。它比我原先知道的深奥和复杂很多。

*Yes, the background we utilise is very sophisticated. And that is
contrasted with the clarity of focus on converting the issues
presented into the here and now; taking global statements and
making them specific; taking disowned statements and inviting the
person to change their language, to reflect their choicefulness.
And as a practitioner, to step away from 'making sense' of the
presenting issue in my terms. Instead, I start with 'the obvious',
and then enquire into the client's own meaning. This is a very
straightforward approach which allows us to work without needing
to be 'clever'.
是的,我们采用的背景是非常复杂的。这个复杂性是相对于我们要把问题呈现在当下来说的清晰焦点来说的。做全面的陈述,然后把它具体化。接收一些虚幻的说法,然后邀请当事人把它的语言转化成充满选择的方式。作为一个(完形)治疗师,要走出对自己“有意义”的呈现问题方式,代之以,我从“明显的(事情)”开始,然后询问当事人他们自己的意思。这是一种非常直接的方法,让我们可以不需要变“聪明”也可以工作。

*谢谢大家参与,今天的完形分享线上理论部分暂时告一段落
欢迎可以参加的同学,明天过来宜山路700号3号楼13楼巨人网络公司,现场沙龙,欢迎明天可以在现场和Steve老师互动。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地铁9号线桂林路 5号口上来就是。晚上七点半开始,七点签到。

谢谢大家参与!

2013年8月11日 星期日

案例 #11 -父亲,母亲,女友


约翰对于她女朋友感情无法固定下来,他不确定他的亲密关系。

他做了一个梦,他和他的女友在一起做爱。而他的父母亲在他后面站着。梦里他父亲是个自信强壮的年轻人。

他感到不确定,他不想让她怀孕。他父亲上前来,他感到放松。

如果你是弗洛伊德信徒,你会用他的方法做这个个案,大显身手,但是我们用完形是不同的操作方式。完形是关于整合以及自主拥有。所以我们确定梦境的所有部分。它们给了我们进入我们的极性和自我的途径。

所以我请约翰,“成为”梦境里面的每一个不同部分。

当他作为他自己时,感到很犹豫,有些退缩。

作为他的女朋友时,他全身心渴望,没有压力。

作为他父亲时,他是开放的,清晰的,健康的。

作为他母亲时,他是迷惑的,朦胧的,不想被看见,自我隐藏的。

这里的一种分类,父亲和约翰的女朋友,都很自信,坚定,而他自己和母亲呢,都是不确定,不坚定,躲起来的感觉。

这个讲得通,他母亲在他成长过程中对他是非常冷淡的。

因此,我们探索这个冷淡,特别是他自己在亲密关系中如何表现得冷淡。我们看到了这个冷淡如何表现在他对女朋友的冷漠行动上,还有他在亲密关系中无法确定做出承诺上。

我们探索了冷淡,他称之为情感空白,他没有感觉的一面。他感觉这个和他的压迫感觉特别是无意义体验联系在一起。

进入对冷淡的觉察是非常能带来力量的,因为他看到了他带入亲密关系的基本部分。为了有不同的体验,约翰需要找到一些方法来“热”起来,而不是需要从外部源泉获取(比如女朋友)。

这些是基于觉察原则,完形关于责任的概念,以及“如是”。他的冷淡是不会变化的,这个是他内在带入亲密关系中的。但是他可以提高觉察,增加可选择性,理解冷淡在亲密关系中如何运用出来。

2013年8月10日 星期六

案例 #10 - 恐惧,侵略,愉悦


布丽奇特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她曾经有非常严重的过敏症,既身体对环境敏感,也容易担惊受怕。

她谈到了如果有人对她生气的话,她会非常难。她会感到很脆弱,即使仅仅只是与她伴侣有不同意见。

她说:“我的身体不是我的身体,我很麻木,感觉不到边界。”

因此,她很难感受她的身体,特别是她身边的人感到不高兴的时候。

我问她自己的缺点。她说有时候她很固执,对他人不敏感。

我谈起了自己的固执和不敏感。

她说她有时可以让她自己的眼睛显得非常锐利,静静地把别人推开。

我请她想像一下她的眼睛,像那样推着。她说:“它们是红的有热度的,我可以用它们‘杀死'别人。” 我鼓励她(想象)和红热的眼睛呆在一起,烧向别人。她提到了烧向别人脸的一幅图像。

她在年轻时候被人性骚扰过,  她对于男人有很多愤怒。

所以我请她想象对那个欺负过她的男人一巴掌打过去。

她感受到她自己的力量,我请她注意身体的其他部分。她感到她的肌肉,皮肤和腿都非常有力量。

之前她的身体里面感觉是像折磨一样,而现在感觉很好。

我们聊起了她的性。她很多年都对性非常羞怯,害怕,很容易就和伴侣冷冻关系。我请她想象对伴侣的性上更加主动一些。这幅图像对她很吸引。

我们探索了她生命的其他方面,可以做主动一些的,比如和她儿子玩棒球时。

她感觉很棒。

在这个个案里面,我们从她的脆弱开始,比如“因害怕而离开身体”。这种无力的情况对她很熟悉,已经成为她成年生命体验的一个特点。这已经影响了她与丈夫的亲密关系,和她健康沟通的能力了。

这种“正在努力通过的”位置,是她对他人产生作用的一极。即使这个是安静的,但是通过确定她的作为“推动者”体验,我们可以进入她的愤怒。

这愤怒的身体标记-她的眼睛,是深入她愤怒感的关键。通过把“攻击性”视觉化实现了这点。

这样并不会鼓励她对其他人表示出攻击性。而是更多进入相反的极性,从而整合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整个变化是激动人心的。她再也不感到敏感,无力,害怕和不合群了。她不仅在攻击者角色上翻盘,还和她的伴侣在性上面更加活跃,而过去好久都不是这样了。

发现可以变得有攻击性是很有用的,不仅在性上面,或和她的儿子关系方面。这对她很新奇,给了她不同的远景。

2013年8月8日 星期四

案例 #9 - 解决的办法是,得到的溶液


简有一个青春期的儿子。她在激励他时遇到了困难。她不知道是应该给他压力让他在学校很好地表现呢,还是应该给他自己空间找到自己层次。她儿子化很多时间在互联网上。

她请我给她建议,解决办法或者指导。

当然,我心中有部分对给她做父母的建议感到开心 - 毕竟我养大了5个孩子。我有很多能帮助的主意。

但是,我婉拒了她的要求,聚焦在当她告诉我情况时她的感受上。她很跳跃-一会记起了在父母课程时候的一个积极的体验,一会预期她儿子的事情不太顺利。很难让她回到当下,和我和这些她的感觉。

我谈起了在我的孩子青春期时我的感受。这个营造出一个空间让她打开,谈起了自己的焦虑和紧张。但是她这么做的时候,她是笑的。我对看到的,听到的做了一些评论,问她那让她感觉有什么不同。

她说她试图做出笑脸,而不是一直担心和阴沉着脸。这样某种程度上对她起作用了。但是她的紧张表现出这方法也还不够管用。

因此我继续聚焦在当下,她的体验,谈起了我的孩子青春期时自己遇到的困难。

一点一点地,她让自己感受到更多。我请她更深地呼吸。

她报告说她感到失落。我建议与其提供她走出失落的方法,不如和她的感觉呆一会。我建议用一分钟在那里感受...

她放松下来,然后开始感受内在的温暖。我注意她的手放在胃的一边,肋骨周围。我邀请她觉察那里的感觉。通常她会在胃的部位感受到焦虑和紧张。现在她感受到温暖。我邀请她把这种感觉深深吸入体内。

此刻她感受更加深入了,开始哭。她已经对当下更深的感觉开放。而当下同时有悲伤和温暖。

这是整合的时刻。

最后我告诉她我学到的对我很有帮助的为人父母的原则。现在她能带着开放的心态接收,而不是从大脑层面。

这里的重点,不是给她一直要求的解决办法(并且她不断提起别人是如何给她的),重点是与她的阻抗在一起,邀请她来到当下,与失落在一起,让她更全面地与那刻的自己在一起。这种聚焦是关系层面的,而非行为层面的。

案例 #8 - 对男人的不信任


加布里埃尔有一个四岁的儿子,和新伴侣何塞在一起2年了并有5个月身孕。

她感觉和男人的关系有点冲突。何塞很支持她,迫切想要一个孩子。他和分手的前伴侣有一个9岁的孩子。

加布里埃尔对男人有很多愤怒。她的爸爸很冷漠,无法接近且很少表扬她。所以她感觉既希望得到男人的善意,又拒绝与他们距离太远。

何塞和她在一起,但是对于全面承诺和与她结婚有点迟疑。她对他的这一点感到非常愤怒,并在他们之间造成了距离。但是接着她又怕他会离开她。这两点都让她自己变得强硬,做出了非常熟悉的事情-认为她自己必须坚强,依赖自己。

问题是,当她这么做,她离开她所期望的支持和善意就更远了。

所以,我邀请她把这些带入我做的个案中 - 毕竟我也是一位男士。我邀请她告诉我她对男士的不信任。 然后直接告诉我:‘我不信任你将会是善意的,我不信任你你在这里是没有个人的利益的。’等。

她不太能直接告诉我这些,但是我鼓励她,告诉她我感到对自己非常确信,沉着,我能处理好的。

所以她就做了。我问她,她的感受-有一点麻木。所以我请她呼吸,让她的情绪释放出来。她和她的愤怒联结。我请她带着愤怒再次告诉我。

她做了,落泪了。我一直在很淡定地倾听她,而不是抽离和反击她,这种方式深深感动了她。我告诉她我有感觉到对她的关心。她啜泣着看着我,因为她已经太习惯于用她的愤怒推开男人,而这次发现有人竟还是平静的呆在身边,这是新的体验。

当她平静了下来,她说这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体验,她将记住它。了解到可以在同时把她的愤怒和她的需要表达给人听,让她从孩子时就有的深深的渴望实现了。

这个不必是全时间的疗愈体验,但却是一个意义深远的新体验。她可以整合之,成为她的新部分。通过获得了解,力量和信心,她不必感觉永远要她来“包容世界”。

当然,这个可以变得柔软的能力将在她的关系中随后创造正向的循环。她就有机会收获和之前熟悉的不同类型的结果。

完形过程先是关注她经验的背景,接着再创造出可以一个有关系新体验的实验。我把自己用上了,所以我可以直接回复她,并能建立一个“我-你”联结。

通过聚焦在治疗关系上,我为她未来生活中的关系改变奠定了基础。

2013年8月6日 星期二

案例 #7 - 送礼者和大理石


畅畅50多岁了,是个非常和蔼的人。实际上,她非常关心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是她透露自己对婚姻非常不开心。她感觉婚姻不成功,感觉很孤单。原来虽然她有很多朋友,许多社会关系,很受大家好评,她还是不快乐和孤单。

我和她开始了直接对话。我告诉她 - 你在这里,我感到很舒服。我感觉你是非常宽容的人,这样我就有很大的空间做我自己,而你会接纳我的。她同意这点 - 她对其他人也是这样的。

我告诉她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感觉很安全。她点头表示这对她很重要。我告诉她我会如何想象利用这种感觉-比如相信她,依赖她或接受她的温暖。作为一个治疗师,呆在一个权威的、专业的或对她服从的位置对我来说有点困难。因为我能感受到在她的宽容面前我自己升起的需要。

她点头-她能认可所有这些,虽然很少有人这么直接的说。

我也注意到了,我是如何感受到有很难被定义的那么一点不舒服。她只想要付出,并且有许多可以付出。但是她能真的接受吗?她可以从我这里接受一些东西吗?

她开始流泪,她说很难。

我此刻也被触动。我们有一段时间在安静中联结情绪。

但是她无法从我这里接受任何东西。她几乎是被强迫付出。这个不平衡。

所以,开始完形实验。我在房间里面看见一些漂亮的玻璃弹珠,放在手里。我说,我会每次给你一个弹珠。我要你真正地从我这里收下它们,就好像你在接受礼物。

她同意了,我们做了这些。我进行得非常慢,看着她,确保她真正地从我这里收下了。她在颤抖,她的脆弱出现了,她接收每一个弹珠的时候都在哭。

她说长久以来这是她记得的第一次从另外一个人那里真正地接受一些东西。过去她一直是给与者。为此她一直被赞誉和公认。但是最终那会空虚,因为不是双向流动。关系也会随之停滞,造成她的孤单。即使她很受好评,朋友很多。

这里我在完形对话中使用我自己的体验。不是讨论她接下来的生活,而是我们引入当下,体验在我们之间发生。所以她的新体验就成为可能,因为我投入我自己的时间和她投入的时间一样多。我把觉知带入了关系事务,通常这些关系是自动发生和没有觉察的。当把我的体验带入,而不是把判断带入,她就可以接受到这些体验,并开放自己给不同的东西。

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

案例 #6 - 特雷弗: 纪律又有自由


特雷弗33岁。他随他母亲在印度长大。他的父亲从未曾在身边。他就读于一所非传统学校,那里对学生有很多自由,而给与的知道不多。

他20岁出头来到了澳大利亚,经常开派对玩,工作也非常努力。

他长大后,他母亲一直忙于工作,他基本上见不到她,即使他们住在同一个房子里面。

妈妈是5年前来澳大利亚的,买下现在住着的房子,她在弥补着过去失去的时间。他们现在相聚的时间比过去任何成长时候都多。

特雷弗很聪明,英俊,自信,但就是似乎交不上女友,或者至少是不能维持一段较长时间的亲密关系。

需要处理很多问题。一个中心问题是支持vs自由。

特雷弗长大过程中有很多自由,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但没有很多结构和支持。

所以我就把这个问题带入个案了。我建议我扮演他在学校的一位老师。首先我演一位给他很多自由的老师,并和他讨论他的感觉。这对他是非常熟悉的经验 - 自由的快乐,但同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然后我扮演他没有遇到过的老师的角色:给他很明确的结构,同时给他鼓励。

这时他哭了,他内在的焦虑减轻了。同时由于不熟悉,他感到某些叛逆。

接下来我们交换。我演他,他演给出结构和支持的老师角色。他很开心,感觉很一致。

由此我们开始了更深入的几个主题: 结构,支持,鼓励,焦虑和叛逆。我请他确定一下他体内那些部位上有以上体验。我接下来请他画一幅图,把以上元素都包括进来。

我给他的回家作业就是画一系列这样的图。

后一周他带着重大实现回来了 - 他之前从未能把这些分离的部分整合在一起 - 结构只限于工作,自由只限于派对,而想要赞赏带来了在关系中的操控行为。

当他各方面的觉知增加之后,他就能开始整合这些自我的分离部分。

通过这个过程,我们使用完形实验来具体化和演示自我的不同面向,我们把过去的体验带入现在,我们制造新体验来提高觉知。并且我们从身体感觉角度来探索这些体验。我们用了艺术的创造过程来进一步加深觉知。治疗性关系把所有这些带入治疗师和当事人的对话,提供了安全的空间。

2013年8月4日 星期日

案例 #5 - 愤怒的皮疹


莲来找我,因为她脸上发出了皮疹,无法去掉。

我问了她一些背景信息-她的生活,她的压力水平,她的健康,饮食,运动和家庭。

她年轻,20岁出头,开始静心。她尝试了很多健康治疗方式,但都不成功。

她很安静,说别人经常无法注意她,除了她的皮疹。

所以我请她想象她就是皮疹,然后描述一下自己。她说是:
• 我很红
• 我无法隐藏
• 我很敏感
• 我不容易离开
• 我把别人推开了
• 我很丑
• 我发炎了

我问了她在说这些陈述的时候,身体有什么感受?她的感受是敏感,发热和不舒服。

我接着和她一句一句分析了一遍陈述。我说"和我说说红色",帮助她探索红色对她的生活来说意味着什么。她告诉我有关中国新年的一个悲伤回忆,有许多红色在身边,但是爸爸没有回家。

其他陈述也有故事,当她说到“隐藏”的时候,她表达了多么想躲开妈妈的意愿,因为妈妈打她。

我问她,“把别人推开”的意思。一开始她无法对我解释这个。她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总是想帮助别人做事。但是随着我们聊得更深,很显然她在关系中使用“给与者”身份来不让别人走近她。从别人那里接受意味着让他们走的离自己更近。

“把别人推开”是能产生许多力量的描述。我让她直接对我说-“我想把你推开。”一旦她克服了害羞之后,这句话带来许多能量。我邀请她推我的手,这样她能把推开具体化。一开始她尝试着来推,接着越来越有力量。她的能量都从她的手上过来了。
我问她对于“愤怒”的感觉,我们又在具体化愤怒上做工作。

我只是见过她两次,但是她后来告诉我,她的皮疹已经大部分消除了。她在生活和关系中也更加坚定自信。

2013年8月3日 星期六

案例#4 - 性感和独身主义


崔西已经结婚12年了,有一个孩子。她在婚姻中还算快乐。她和伴侣相处很好但性爱不多。

在他们关系开始时,她去了海外一年。而那个时候,她有一段非常强烈和有性关系的亲密关系。然后她离开这段关系回家并结了婚。她花了很长时间才从这段关系中恢复过来,但还是未能感到整合好。

这是完形中的一个经典案例,既有关于未竟事宜又有关于对立情况。
当她谈论这件事的时候,我问她,你现在感觉如何?这也是一个典型的完形问题。

她有很多复杂的感觉。我们进入那些身体的感觉,花了一些时间来体验悲伤,紧张、不踏实的感觉。

这时有必要进入“过去”,因为此刻过去就是当下,我们要处理的有关过去的未竟事宜现在就在我们面前了。

我们还做了一些有关“对立情况”的工作。她的“狂野性欲的我”以及她的“快乐婚姻的我”,她突破边界的自我和保守的不冒险的自我。

在对话中,我请她在演示(对立)性格时候,在两面交换位置。

我也问了她在不同性格面的时候有什么感受。我请她在处于性格一面时候批评另外一面的自己-“你太狂野了”“你太无趣了”。

经过一些对话,这两面的性格靠近了,案主同意回到中间地带。

这一切在(治疗师的)正确支持下自然发生。如同(完形创始人)Fritz Perls所说的一样,带来了我们分裂部分的整合。

2013年8月1日 星期四

案例#3 - 琼爆冷客户端


琼是个50多岁的当事人。她很有钱,有2个成年的女儿(同母异父)。她离婚了,到处旅行。

琼不快乐,她对于把已经花费很长时间的学习用于实践感到缺少职业信心。她感觉容易被人误解,不被朋友们支持。她感觉到她一直在为他人付出,但是人们还不是真的对她感兴趣。她充满忿恨而无法摆脱。

做她的个案不容易。她要的是解决方法,但然后她拒绝了任何建议。她最根本的需求是同理心和理解。她用很多种方式要求着同情。

个案中过了一段时间,我对一直只是听她述说她遇到的糟糕事情,感到不舒服了。她不愿意承认她自己的角色。每次当我指出她也有责任,她就变得非常有防卫性并对我不支持她表示愤怒。

她还是想要每段个案的大部分时间来讨论事情是多么糟糕,她被多么不公平地对待。而我此时再次感到不舒服,坐在那里听着这些内容,仅仅来证明她在这个痛苦和没有价值的生活中无法摆脱。可是当我打断她,她又变得生气和开始批评我。

真是不容易的个案!

我向她介绍了一个观念,就是在我们感觉我们之外的世界发生的事情,也正是我们关系的投射。她感觉我没有听她说或支持她的这件事情,有时也正代表着她对我的感觉。我对她的方式可能正和其他人对她的方式是一样的。

有时她对这个感到兴趣并持开放心态,而另外的时间她只是想回到她熟悉的故事里面。

有一段时间,我介绍了一些想为她工作的事情,而不是花更多时间听她的故事。她感觉很被冒犯并随后很愤怒。那时,她想结束治疗。

所以在关系层面,这是我们称为关系架构的“撕裂”的例子。正是治疗师有责任来“修复”这种撕裂,方法是通过承认和再联结工作。

所以我做了这些-承认她有体验到我打断了她的故事,这个扰乱了她并使她非常愤怒。我承认我想要把治疗往前推进时有不耐烦,以及在听她故事的时候感受到的卡住了的感觉。我承认我想让治疗更当下和活力的方式对她不适用。

她感到这些都是真实的,这也可能是她生命中第一次,有人向她承认在关系中他们的那部分失效和抽离了。在这个意义上,疗愈来自于体验,结果是她的那部分得到了加强。

仍然,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Blog Archive

© Lifeworks 2012

Contact: admin@learngestalt.com

Who is this blog for?

These case examples are for therapists, students and those working in the helping professions. The purpose is to show how the Gestalt approach works in practice, linking theory with clinical challenges.

Because this is aimed at a professional audience, the blog is available by subscription.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receive free blog updates every time a new entry is added.

Gestalt therapy sessions

For personal therapy with me: www.qualityonlinetherapy.com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Delivered by FeedBurner

© Lifeworks 2012

Contact: admin@learngestalt.com

語言:

HOME

Informed Consent & Rates

PROFESSIONAL TRAINING

Gestalt Therapy Defined

PROFESSIONAL SERVICES

PAYMENTS

OTHER STUFF

Links

Book:Advice for Men about Women

BLOGS

• English

Bahasa

Čeština

Deutsch

Español

Français

Greek ελληνικά

Hindi हिंदी

Magyar

Melayu

Italiano

Korean한국의

Polski

Português

Română

Russian Русский

Serbian српски

Chinese 中文

Japanese 日本語

Arabic العربية

English Bahasa Čeština Deutsch Español Filipino Français ελληνικά हिंदी Magyar Melayu Italiano 한국의 Polski Português Română Русский српски 中文 日本語 العربية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following my travels/adventures in the course of my teaching work around the world, feel free to follow my Facebook Page!

Dont forget I regularly travel to China to teach Gestalt therapy - 4 times a year!

Gestalt therapy sessions

For personal therapy with me go to: www.onlinetherapy.zone

vinaysmile

请关注完形Vinay公众微信: SteveVinay

logosm1
lifeworksgestaltlogoChina

Links

Career Decision Coaching

Here

and here

Lifeworks

Gestalt training and much more

http://www.depth.net.au

For Men

Here is a dedicated site for my book Understanding the Woman in Your Life

http://www.manlovesawoman.com

The Unvirtues

A site dedicated to this novel approach to the dynamics of self interest in relationship

http://www.unvirtues.com

Learn Gestalt

A site with Gestalt training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videos, available for CE points

http://www.learngestalt.com

We help people live more authentically

Want more? See the Archives column here

Gestalt therapy demonstration sessions

Touching pain and anger: https://youtu.be/3r-lsBhfzqY (40m)

Permission to feel: https://youtu.be/2rSNpLBAqj0 (54m)

Marriage after 50: https://youtu.be/JRb1mhmtIVQ (1h 17m)

Serafina - Angel wings: https://youtu.be/iY_FeviFRGQ (45m)

Barb Wire Tattoo: https://youtu.be/WlA9Xfgv6NM (37m)

A natural empath; vibrating with joy: https://youtu.be/tZCHRUrjJ7Y (39m)

Dealing with a metal spider: https://youtu.be/3Z9905IhYBA (51m)

Interactive group: https://youtu.be/G0DVb81X2tY (1h 57m)